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第九章第八节:闹剧即是真凶(中)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章第八节:闹剧即是真凶(中)

小说: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 齐乐娱乐:苏江城子 更新时间:2018-02-10 12:47 字数:5133
  “闹剧什么的……雾生小姐,你能证明吗?难道你能够证明,这都是老板娘一手弄出来的闹剧吗?如果是老板娘的话我们都看在眼里,是非常大和抚子风范的温婉女性,怎么可能玩这样的把戏呢?”上原非常不愿意承认。  “证据可以说数不胜数。”雾生冷笑着,:“首先,是三楼房间地板上的血迹。我们从发现那个现场,直到搜查完毕,发现尸体开始调查重新回到房间,这中间差不多有两个多小时的间隔,可是血液竟然还没有凝固!当时我承认的确很慌张,忘记了确定那到底是不是血迹,可是这么久都没有凝固的血液就绝对不可能是血液,是什么?我不得而知。第二点,我们来到三楼的时候陷入了短暂的混乱,因为当时所有的门都是关着的,如果说小困开门就看见尸体,之后就来找到我们,她怎么可能会关门?那这扇门到底是谁关上的?除了当时还在三楼的死者之外还能有谁?第三点,我们发现死者的发簪竟然出现在了梳妆台的一个盒子里面,摆放的非常整齐,如果当时真的发生了争斗,死者真的有时间好好地将发簪放回盒子里面吗?第四点,小困当时认为死者死了的原因,其实都是能够解开的:体温冰凉,其实当时房间里的窗户是打开的,窗外暴风雪早已肆虐,气温一低,就会导致皮肤温度下降;摸不到心跳和呼吸,这种小把戏,随随便便都可以达到;至于刀子,就是最大的破绽,我之前已经论证过了那个巨大的矛盾,因此可以知道这些矛盾的结果就意味着骗局;最为重要的一点,如果真的有打斗,为什么不在打斗的时候呼救呢?如果凶手是抱着杀人心态来的,还和死者打斗到整个房间一片狼藉,这么长时间却没有一声呼救,显然是不现实的!因此我才敢判断,假血是老板娘做的,发簪是老板娘亲手放好的,打斗是老板娘制造的,刀子也是道具,我们上来之后关上的门也是老板娘的杰作!这就是一场闹剧,一个骗局!”  这个人影顿时有些泄气,咬牙切齿,不知道自己是否该站出来了。  正当这个人影咬牙切齿之际,雾生的声音直接传入耳畔:“在那边咬牙切齿的板桥老板,我想你大概可以解释一下了吧?这个死者也参与其中的闹剧,到底是什么样的真相?”  人影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那就是板桥!  板桥的身体微微发抖,双拳紧握。良久,拳头终究还是松开了,牙齿也不再咬合,而是露出一个惨笑,板桥放松了身体:“真不愧是……雾生家的大小姐……实在没有想到,我们夫妻俩隐瞒了这么久的真相,还是被看穿了……没有错,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风魔小太郎的诅咒,其实就是我们夫妻俩,一手制造的谣言罢了!”  “什么!!”所有人都因为这个重磅消息吃了一惊,惊呼不止。  板桥淌着冷汗,一只手覆盖面部,仰望天花板上璀璨的灯光,泪水四溢:“我们制造这个谣言,根本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只是为了客源!当年一段时间全日本掀起了灵异狂潮,所以那些所谓的灵异地点的旅馆生意顿时暴涨,我们这一代一直以来都非常和平,鸡飞狗盗的传闻都没有,当时这一代的所有商家都混得很凄惨!我们支撑着,一直相信着灵异风波会早早的过去,到时候正规旅馆还是会卷土重来的。可是当时坚持了太久,我们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最终我们只能选择顺应潮流,编造了这样的一个谣言。我们挑选灵异对象的时候特别谨慎,知道了风魔小太郎既喜欢泡温泉又的确是神奈川人之后,我们才敢决定主角是他!我们利用了一些小手段制造了大家都有所耳闻的哀号声,至于利器袭击的事件,也只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和我太太忍痛用小刀割自己形成的伤口……因为不这样做的话……不见血的话……还是没有人会觉得这里是灵异地点的!”  说到这里,板桥热泪滚滚而下:“我的员工和我太太为此牺牲太大了!结果奏效了!灵异传闻终于散播出去了!可是就在这时灵异风波过去了……我们的旅馆因为灵异事件再度遭受重创。大家因为害怕根本不敢来,所以我们的旅馆才是现在的样子!当时……哪怕我们再坚持一会儿……就一会儿……我们就不会散播灵异消息,也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我们也就不会需要时不时的重新制造灵异事件一直圆这个谎!我当时为什么没有耐心啊啊!”板桥软倒在地,被安再搀扶到沙发上坐着。这个可怜男人,因为自己的决定,拖累了整个旅馆……虽然可怜,但是这样试图欺骗消费者的行为,也的确可恨。  “也就是说,这家旅馆的灵异事件根本就是假的?是人为制造的?”坂田的脸瞬间拉了下来。这个身为灵异爱好者的女大学生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来的,现在告诉她这里的灵异是人为的,她可接受不了。  同样沮丧的还有困。她本来已经有了一些小心思的,现在却因为这样的真相尽数毁掉了……  “可是……我还是搞不懂啊。如果说受害者身上的利器伤口是受害者本人弄出来的,的确说得通,可是那个弥漫四面八方的哀号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们不是也检查过了吗?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录音设备,也没有可以发出那样声音的装置,可是哀号声却依旧存在,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朝日奈连忙追问道。  “朝日奈太太,你是这里的老常客,就应该知道这个旅馆的特色……我不是说超大浴池……而是另一个特色!”雾生没有去看朝日奈,只是冷静的说道。  眼见大家百思不得其解,原木终于吐出几个字,解开了大家的疑惑:“圆环走廊。”  “是的,圆环走廊!这种样式的走廊在一二三楼都是。走廊的左右间距不算特别大,总之如果没有间隔到三十四米,这样的窄走廊就可以被利用!”雾生点点头,现在原木的成长,让她非常满足。  “窄走廊怎么会被利用呢?有什么地方可以利用到窄走廊啊?”大家都有些不解。  “啊!”困突然一拍手:“说到三十四米这个长度,总能够让人想到那组数字啊……人能够听到回声的极限距离……”困露出一丝天真的喜悦表情。  “没错,在物理学里面,这是一个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常识。声音的传播速度是340m/s,人耳能够接收到的回声时间是0.1秒,也就是三十四米这个距离,如果回声的传播距离小于三十四米,那么人耳是听不到回声的,只会觉得这个声音比平常的时候更响亮。这样窄的走廊,成为了放大声音的良好媒介!只需要一点点小小的音量就可以借此放大成为可怕的哀号声!”雾生解释道。  “可是,这样只解开了声音很大的原因,却没有解开哀号声的成因啊!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那种声音?莫不是真的人?”上原有些受不了这样的说教了,急切的道。  “这一点,其实只要大家多多观察生活中的细节,就可以知道真相了。”原木笑眯眯的走了出来,微微拉开一点点客厅的小窗户,仅仅露出一丝人的肉眼很难看见的缝隙。  正巧,外面突然卷起一阵狂风,震得窗户玻璃咔咔作响。可是随即,大家听到了一个细微的声响。那是一种类似“呜呜”的,非常尖锐的风声!绵延不绝,余音绕梁!  “难道说……”安再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身边的板桥:“就是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一个小缝吗?”  原木点点头:“这个客厅很大,所以大家听得到回声,声音就不会特别大,所以大家可以很容易就区分出来这是风的呜呜声,但是由于走廊那边的以及房间里面的窗户不会产生回声,只会放大声音,就会导致声音产生一定程度上的扭曲,听上去就非常像可怕的老人家的哀号声了。这种被风一吹就会发出呜呜声的窗户小缝是一个很简单的把戏,只可惜我们没有第一时间想到。板桥老板可以预计大风天来完成这个诡计,甚至可以自己制造风,只要有风,就会产生声音。其实这个把戏的原理也很简单。风吹到粗糙的物体——虽说窗玻璃很光滑,但其实严格来说也是粗糙表面——就会导致空气产生湍流,导致空气振动。振动发声,这是很简单的小技巧。”  “你们……早已经看透了吗……当年要是有一个人有你们这么聪明,这么厉害,揭开了这个秘密,我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啊!我何至于将秘密隐瞒这么久啊!说不定不隐瞒……静音就不会死……”板桥抱住自己的头,悲痛欲绝。不过板桥的态度也就证明了,他默认了原木的细节推理。他的确运用了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手段,骗过了所有人!  “也……也就是说……你们要不停地继续制造灵异事件,从而圆谎?你们就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吗?”朝日奈十分痛心,斥责板桥。  “朝日奈太太,没用的。大家已经信以为真了,我们的旅馆已经完蛋了。我们的旅馆已经无法吸引正常的顾客了!如果我们不能将灵异事件继续做下去,我们的最后一批客人,也就是那些灵异爱好者都会对这里失去兴趣,我们就彻底完蛋了!我不想父亲亲手传下来的旅馆毁在我手上!为了依旧让灵异爱好者关注这里,我只能对每次来的客人继续展示灵异事件,否则……否则我何至于走到今天!”板桥满目戚戚。  “所以,在三楼发生的事件,分明就是你和老板娘本人制造的一场闹剧?”大家都不敢相信这就是真相。  “是的,给各位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板桥垂下头来。  “可是……老板娘却是真的死了呀!也就是说可能有人知道了这是假的灵异事件,想要借此杀人。这么说来,可能会因为这个恼羞成怒杀人的,应该就是灵异爱好者的坂田小姐了吧?”上原开始怀疑起坂田来了。  “谁……谁说的啦!我只是个灵异爱好者,又不是灵异狂热分子,怎么可能因为这样的小小理由就去杀人呢?况且,如果老板娘当时根本没死的话,我也根本没有办法挟持老板娘去到西池门的淋浴区吧?”坂田顿时气得小脸通红。  “确实,如果那个时候老板娘并没有死,而且这一切的行动只是一场闹剧的话,我们已知本案真实存在死者与凶手,那么老板娘又是如何去到的西池门淋浴区呢?要知道二楼和三楼并不存在直接去往大浴池区域的捷径,我们可以做出几个推测:1,死者避开了所有人的视野自己下去的,无论是被教唆、引诱还是自我意识,总之是她自己下去的。2,有人以强迫的手段迫使死者下去,这种情况和第一种推断的区别就在于,这一个可能要求凶手亲自劫持。3,跳窗回到旅馆外的空地上,迂回到一楼。”雾生继续推理道。  “可是第三种可能性是根本不可能的呀!我在外面搜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什么地方的雪地有明显的下陷情况,就算伸手到雪地底下,底下的草地也没有被重物压过的痕迹,所以我敢断定,没有人从上面跳下来过。况且,三楼已经达到了危险高度,贸然跳下来的话,受伤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安再却摇了摇头。  “啊!原来那个时候你把手伸到雪里面,是要调查草地吗?”上原终于明白他和安再在外面搜查的时候安再的奇怪举动的目的何在了。  “要不然呢?你以为我是在埋尸体吗?”安再不满的冷哼一声,上原缩了缩脖子,干笑不已。  “如果是这样,第三种可能的确要排除。可是第二种可能大家是知道不现实的,我已经证明了凶手就在我们之中,可是大家在之后进行了分组搜查,基本上是被我们这些侦探所一对一监视,有栖川小姐和板桥老板那一个组虽然没有被侦探盯着,但是由于三楼有原木君,大浴池区域有我,我不认为有人可以偷偷潜入进来,更不用说劫持着死者的硕大目标了。如此一来,只剩下第一种情况——那是死者自己下去的!”雾生继续推理。  正在所有人惊讶同时,雾生继续冷淡的道:“如果是死者下去的,大家就会自然的想到这个问题:死者是什么时候下去的?为什么大家都分散在不同的地方随机搜查却没有任何人看到死者下去的某一个时刻?我们就从时间入手,将时间全部剖开,我们形成的时间链就会是:从房间出去,下到一楼,到达淋浴间这三个时间段,那么我们疏忽大意的行动时间呢?小困发现假死的死者后下楼,我们进入房间搜查的时间,搜查时间,以及最终我们接到怪人电话赶往淋浴间的时间。这些时间之中,死者必须要一一利用。那么死者从房间出去这件事情是什么时候做的呢?我们一个个带入到疏忽时间内,首先是小困上来前死者必须要在三楼房间那里假死,所以,从房间出去,可以安插在任何一个疏忽时间;我们进入房间的时候假死的死者已经消失,所以可以预测为躲起来了,或者已经出去了。而且由于之后我们之后分散开来搜查,如果死者这个时候才出来的话,很有可能在前往一楼的时候发现,因此不可能还躲在里面,所以我们可以知道,死者是在小困回到一楼通知我们的时候就溜出了房间,所以才导致了我们没能发现尸体!”  “她那个时候就出了房间?难道她那个时候就继续下楼了?不现实吧?”安再站了起来:“她无法预测我们会从两个楼梯的哪个楼梯上来,如果一定要绝对保险,就绝不会行动!也就是说当时她还在三楼?”  “没错。”雾生点点头:“可是三楼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呢?房间?但是要知道我们在房间里呆的时间是未知的,如果藏在房间里,想要知道我们已经进入房间,还要在此刻出来,回到楼下,很可能被我们发现,如果不想冒这样的风险,就不可以躲在房间里!而且躲藏的地方必须掩人耳目,而且离楼梯近,可以一时间马上下楼!由此我们可以证明,由于我们开始搜查了之后死者才下楼可能会被发现,所以死者下楼的时间必须在我们进入三楼房间搜查的时间!而等到我们开始搜查的时候,死者早已经赶到了淋浴间藏了起来!我想,这样的推断才是最为合理的!至此,我们已经知道了死者所有的死前的动向!这些,也就是这场闹剧最终的帷幕!然后……就是超出预料和计划的……真正的死亡事件!”  雾生的眼中,燃起熊熊烈火!  (未完待续……)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