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院春深深几许第三十九章 哥你真笨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九章 哥你真笨

小说:庭院春深深几许 齐乐娱乐:兮颜yy 更新时间:2017-08-12 16:59 字数:2062
  “娘,难不成你觉得我们家思丝嫁不出去了不成?”陈子凡开口。

  只想女儿自然是最好的,陈夫人赶紧否认,“才没有那种事情,思丝怎么会嫁不出去。”

  “这不就是了,”钟毓秀附和道。

  陈夫人想想儿子,女儿说得都有道理,而且她刚刚找回女儿不久,真的不想再这么快离开她,遂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笑着说,“孩子们说的都对,思丝的年纪还是太小了,不如我们就先不考虑这事了,等到她及笄之后,再慢慢挑。”

  “老夫人说的甚是,我也舍不得他这么快就嫁出去。”陈夫人开口道。

  提亲一事就这么迅速而飞快的揭过去了。

  三哥哥和钟毓秀从老夫人那里出来,陈子钰和钟毓秀的关系是三个哥哥之中最好的,遂两个人挨得最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钟毓秀想起温柔那个柔的如水如春风的女子,转头看向陈子钰,上下打量着他。

  陈子钰只觉得被这个丫头上下打量得心里直发毛,“妹妹这样看着我作甚?”

  “三哥可听说过…温柔,温小姐?”钟毓秀笑着问道,不错过一丝一毫,自家三哥脸上的表情。

  “温小姐?”陈子钰努力的在脑海里搜寻着这个人,似乎先前杨青为妹妹举行宴会的时候,在妹妹的身边曾经站着一个女子,就叫温柔,“妹妹所说的可是尚书大人之女?”

  “正是。”看样子三哥这个人,表面上看着挺精明,对于感情的事却是一无所知,温柔是她的朋友,眼前这人是她的哥哥,两人若是真的在一起了,她倒也乐见其成,“不知三哥觉得温小姐此人如何?”

  “妹妹,我是男子,怎能乱议女儿家,这让别人听见了岂不误会?”陈子钰不解而又严肃的说。

  钟毓秀停住脚步,颜色十分怪异,房屋第一次见到这个哥哥一般,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摇着头,“我听说,前些日子三个哥哥都还被母亲祖母催婚,如今看来…”

  “怎么着你有什么好的办法不成?”陈子钰颇为期待的看向钟毓秀。

  钟毓秀认真的看着自家三个,红尘亲戚,慢慢的吐出三个字,“你活该…”

  说完转身便走了,留下陈子钰一个人莫名其妙,“喂,小妹,有,你这么说自家哥哥的吗。”

  走在后面的陈子文和陈子凡走上前来,陈子文上前揽住自家弟弟的肩膀,“三弟啊三弟,没想到你人看着精明,也有这么一天,真是报应啊报应…”

  “去你的。”陈子钰把陈子文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拍下,他怎么了吗?为什么一个一个的都来说他。

  “三弟,你觉得思丝她会无缘无故的在你的面前提一个女子吗?”陈子凡看向还处在蒙圈状态的陈子钰。

  陈子钰摇摇头。

  “那你就好好想想吧,方才我和你二哥约好了要一起去下棋,就先走了。”陈子凡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便和老二陈子文一起走了。

  只留下陈子钰一人站在原地思考,这温柔和我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他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妹妹,这是要我去查她吗?

  “子钰?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右相陈昭平下了朝回来,刚好路过此地,便看见儿子站在这里发呆,上前问道。

  陈子钰被人惊醒,反应过来之后,一看是自己爹爹,慌忙行礼,“爹…”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丞相陈昭平问道。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陈子钰摸摸自己的后脑勺。

  看着儿子吞吞吐吐的样子,陈昭平笑到,“你是我儿子,有什么事情不能对我说的吗?”

  陈子钰一想丞相这话说的对,便把事情告诉了陈昭平,陈昭平听了这事儿,先是一愣,随即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陈子钰皱着眉头,看着自家爹爹,这一个一个的都是怎么了?听见这件事情都这么反常。

  陈昭平笑毕,有些欣慰的拍拍自家儿子的肩膀,“一转眼你就从那个小娃娃长成翩翩公子了,如今也是到了娶妻的年龄了,如果有了心仪的姑娘,也要抓住机会才是,须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父亲的意思…”陈子钰有些惊讶,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看样子算是懂了。

  丞相陈昭平却已经转头,朝着老夫人的院子走去了。

  温柔…陈子钰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脑海之中浮现了除了那道悠悠的身影,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滋生。

  “小姐…奴婢觉得三公子简直太好笑了,”晨晞跟在钟玉秀的身边笑着说道,小姐都说的那么明显了,他竟然还是一点也听不出来的样子。

  “你这个小丫头竟然在背后编排主子,你忘了刘妈妈是怎么教你的?”钟毓秀赏了她一个爆栗,小丫头也深知自己说错了,但见小姐并没有真的生气,便住了嘴,跟在钟毓秀的身后走进了钟毓秀的院子。

  钟毓秀刚刚走到房里坐下,便见刘妈妈走了上来,“小姐,方才王老板传信过来,东街有一家酒楼要盘出。”

  钟毓秀端着茶杯的手顿了一顿,把手中的茶杯放下,“这么快?刘妈妈,帮我准备一下,我要出府亲自去看。”

  “刘妈妈为何要找如此华贵的马车?如此一来,岂不惹人注目?”晨晞东瞧瞧,西看看忍不住说道。

  “自丞相府出来,自然要做丞相府的马车。”看着自家妹妹如此蠢笨的模样,不爱说话的子昕再也忍不住说出口,“笨。”

  “姐,要不是你天天这么说我,我怎么会越来越笨。”晨晞一双眼睛怨念的看向自家姐姐。

  “相府的人出行,用的全是这样的马车,只因这是身份的象征,然而在众多相府的马车之中,突然之间冒出了一辆最不显眼的,岂不是更加引人注意?”子昕沉思着说道,“所以说,刘妈妈的安排,应该是先去一品香,人人都知,相府与一品香交好,那么相府的小姐去一品香用饭自是理所当然,到了一品香之后,我们乔装一番,再换一品香的马车过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庭院春深深几许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