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糖第二十二章 为什么选我?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二章 为什么选我?

小说:我的糖 齐乐娱乐:谜反 更新时间:2017-10-12 08:56 字数:2198
  “雯雯,你醒醒,醒醒!二哥,二哥,快来,雯雯醒了!“

  “小丫头,你可醒了!你那天把老夫的心都快吓停了,你可知罪?“

  “雯雯,别哭,没事了!渴吗,我给你倒杯水!“一双大手在我的眼角抹过。

  “大棋,你先在这看着雯雯,我去叫医生来。“

  眼睛睁开后,就听见佘棋和佘书一直眼前像苍蝇一样“嗡嗡嗡“地叫个不停,吵得我脑仁痛。

  不过,也因此让我知道,我并没有被车撞死。

  我想叫他们闭嘴,但发现自己的嘴很干,说不出话。我想摆手示意他们安静点,但又发现自己的手根本抬不起来。

  本以为佘书走了,佘棋就安静了。事实证明,这才是噪音污染的开始。

  佘书没走一会儿,又回来了。同他一起到我床边的还有一位男医生和一位女护士。

  医生拿一把小手电在我的双眼里乱射,护士在我的手臂上胡捣鼓。

  “医生,她怎么样?“医生粗鲁的手刚离开我的眼睛,佘书就问。

  “没事了,再修养个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医生说了一个大家都欢喜的回答。

  “二哥,太好了,雯雯没事了!“佘棋乐得像个傻子一样,双手乱挥。

  “嗯。那医生,我送你出去!“说着,佘书把医生和护士都送了出去。

  喝了佘棋喂的水,感觉嗓子好像可以说点话了。

  “我怎么会在这?“我最后的记忆应该是在“自来熟“前面的三岔路口。

  “你现在什么也别问,等你出院了,再说吧!“佘书的手伸过来,摸了摸我的头。

  三天后,周六,我回到了学校上了半天课。对于我请假半个多月后的回归,没有人觉得不正常,只有少数几个平时比较熟的同学来问候了一下。

  而蓝澜澜,她请假了!问班主任蓝澜澜请假的原因,班主任什么也没说,只是递给我一张纸条。

  纸条上用行楷写着三个字---“自来熟!“

  中午放学后,我让佘棋自己去吃饭,而我则直接去了纸条上说的地方。

  店里还是没有别的客人,我走进去选了上次我和蓝澜澜一起坐过的那张桌子坐下。已经穿上围裙的蓝澜澜,从雾气腾腾地厨房走了过来,用一如既往平静的语气问:

  “想吃什么?“

  我也一如既往地向她明媚一笑,答:“云吞面,微辣,谢谢!“

  “嗯,稍等十分钟。“

  十分钟后,蓝澜澜就像上次一样端了两碗云吞面出来。

  要说现在这场景与上次有什么不同,一是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店里的大吊扇正“嗡嗡嗡“地使劲转。二是我已不叫“上官雯商“,而是叫“南宫清苑“。三是蓝澜澜已不是十六岁的高一学生,而是二十刚出头的著名心理医生。

  待蓝澜澜在我面前坐下后,她还是那个她,可还是觉得往事如烟。

  “吃吧,不然面就糊了!“

  又听到这句提醒,眼泪差点夺框而出。

  “蓝医生,一切都是你的计划吗?“

  “不全是。“

  “哪一部分是,哪一部分不是?“

  蓝澜澜放下筷子看着我,眼睛里尽是我不能懂的情绪。

  “现在我也分不清了!“

  “是不想说吧?你要是还在顾虑我的感受的话,那就不必了。这不,我现在都感觉不到痛了,所以你再洒点盐也不会更痛。“

  我知道自己在勉强自己来喝一席苦酒,但如若不这么做,我怎能对蓝澜澜死心?

  “唉!“第一次见蓝澜澜叹气,“相信你也从佘书那知道了不少,如果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你就问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从何问起,因为想问的太多,有些问题不是不知道答案,而是想亲耳听到蓝澜澜的回答。

  我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左画心做了大棋的女朋友后又甩了他,是你的安排,目的是让我主动接近你,吗?“

  “不是,这件事是画心瞒着我做的。原本我已打算在这学期开始接近你,但你却靠了过来,这让我很惊讶。“

  所以蓝澜澜将计就计,这个坑,之前以为是自己想要蓝澜澜跳的,没想到是自己给自己挖的。

  “左画心为什么那么做?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蓝澜澜不仅和左画心关系不明,她还和钱笙歌、狄秋雅以及这所学校的关系也不明。

  “画心为什么这么做,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想她可能是想帮我。毕竟,这样就不用我另行计划去接近你了。“说到这,蓝澜澜停了下,“至于关系,最后再告诉你吧!“

  “好吧!“深究这个问题对我已没有什么意义,现在的我只不过是来寻求“断肠草“的傻瓜,早知晚知又有何不一样?

  “钱笙歌为什么说你患有抑郁症?“其实患过抑郁症的人是我,只不过被我选择性忘了。

  自从家人死后,我就患上了为期两年重度抑郁,几次寻死都未果。可这都是我的经历,钱笙歌为什么要用这来骗我?

  “这不怪笙歌,是我让她这么说的。目的是想在你的脑海里留下一个对‘抑郁症’的,为以后你回忆埋下一个提示点。“蓝澜澜放在桌上的双手十指交叉,目光柔和。俨然现在的她,社会角色是一名心理医生。

  听蓝澜澜这么说,再回想了一下钱笙歌当时并不悲伤的脸,就觉自己怎么这么傻!当时自己以为钱笙歌不悲伤的原因是因为蓝澜澜患病已经三年了,而她已经习惯了。没想到压根就是提示我,她在说谎。可笑的是,自己当时还有点欢喜自己在蓝澜澜有这么重要的地位。

  “可钱笙歌当时给了我两个选择,你怎么确定我选哪个?“我不死心地问。

  “无论你选哪个,笙歌都会绕到抑郁症上。“

  “……是呀,我真傻,这都想不到!“虽然之前已经在佘书那接受过一次打击,可现在亲耳听到蓝澜澜的骗局,心还是会痛。

  “蓝澜澜,你…那天来找你的人真是你哥吗?“

  你这么做就不怕到最后会伤了我吗?---这句话终究没能问出口。

  “不是。那天来找我的男人,只是工作上的同事。“

  “那佘书那天偷我手机和他的其它表现都是为了引我到这?“

  “嗯。”

  现在,真的不得不佩服演戏有影帝的水准的佘书!

  “为什么选上我?“这个问题时,不由的看着蓝澜澜的眼睛。

  据佘书说,蓝澜澜是一名加拿大籍华人。而她回国的目的,就是为了免费医治我心病。可全球有那么多心理不健康的人,她为什么偏偏选上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我的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