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难饶第49章 蚂蚁缘槐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9章 蚂蚁缘槐

小说:苍天难饶 齐乐娱乐:大江之魂 更新时间:2017-10-12 08:54 字数:2095
  1971年9月11日,星期六。  西郊工字房,小舰队总指挥部。  周宇驰在指挥室隔壁休息闭目养神,这几天为了完善和实施《“571”工程纪要》,进行了太多的脑力劳动,尽管是正当三十五、六岁年富力强的时候,也着实感到有些疲劳。  听着歼七正在给小舰队下达命令,不由精神也为之一振。  周宇驰原不过是总部办公室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秘书,但他自视甚高,也的确聪明机警,也许正是这种自负清高,甚至是巧舌如簧,深藏心机,又孤傲轻狂,差点就断送了他的仕途。  有一次,作为首长秘书的他,居然把一本上午早就到了的,大号字大开本《参考消息》忘了及时送到首长办公室。  事情并不大,首长批评几句,如果他哪怕是表面虚心接受,说下几句自我检查的话,事情也就一风吹过去了。  他不接受批评也就罢了,偏偏反而还狡辩,为自己寻找工作失误的理由,说什么《参考消息》不过只是一份报纸而已,算不上什么重要文书或者文件,意思很明显,首长不该小题大作的。  偏偏这位大名鼎鼎的将军司令,还就是一位早年在伏龙之军校,就是以皮鞋不擦得锃亮照影不出门而闻名,特别注重细节的严谨军人。  组织指挥战役都以分时计算,他指挥攻克津门城,说不超30小时,连具体时间都敢一并上报最高司令部,结果居然就是29个小时多一点完成任务,打下了津门城。  这个故事在国内外军界都奉为经典战例。  将军被惹得火起,一气之下将他发配到咸城高炮部队,当了一名营级政冶主官,同时作出规定,没有基础政冶主官经历的军官,一律不得进入大区政治机关。  原以为,他的政治生命就此了断,仕途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了。  周宇驰想着,一抹笑意展现在脸上。  老虎来了,他的转机也来了。  小题大作的将军,英年早逝。  因为靠上老虎,他得以咸鱼翻身,很快做到了总部办公室副主任位置。  而且受至101的青睐。  一年前的5月,老虎已经宣布,“571”工程计划成功实施后,刘士樱是空军副司令,阿飞就是司令。  而他作为“571”工程的主要炮制者,作为小舰队老虎的主要助手,已经以领导者的身份,居高临下地为阿飞他们鼓舞士气了:“这是斗争的需要。”  就在几天前,101首长向联合舰队发出了“盼照老虎、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这就是说,101麾下的“四大金刚”也得服从老虎和我周宇驰的命令。  想起这些,周宇驰感肩头还在热,那可是被101环抱过的肩膀。  101单独环抱着他的肩膀,亲自把他送出门。  “你是开国功臣。”101推心置腑,显然动了感情,“我们一家老小身家性命就托付给你了。”  周宇驰那时看到了101真情流露时,老泪纵横脆弱的一面,自己竟感动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女为悦己者荣,士为知己者死。  周宇驰意得志满,热血沸腾。  周宇驰站起耒,真象一个指挥着干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步入作战室。  作战室桌上已经放好庆祝胜利的几瓶大香槟酒和露易ⅩO,四五个大高脚杯已经一字摆在桌上,一瓶香槟酒的瓶颈上已经套上启盖器。  歼七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离索纺桥行动开始执行还有三秒,歼七看了看周宇驰一眼。  阿飞、于新野、李伟信也紧张地围了过耒。  周宇驰点点头。  歼七脸上冒出点点汗珠。  歼七拿起了红色话筒。  指挥部气氛沉闷得让人窒息。  歼七将话筒贴近耳朵。  几个人异常紧张地盯着歼七手上的话筒。  电话里除了“滋滋”的直流电声音,没有任何动静。  就算一根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它清脆悦耳的声音。  指挥部除了挂钟“嘀哒嘀哒”不紧不慢悠然行走,呈现出死一般的沉寂。  死一般的沉寂。  死一般的沉寂。  终于,阿飞熬不住了,手有些颤抖地伸向红色作战电话,轻轻摁两下电话机簧,看一看歼七。  再摁两下电话机簧,再看一看歼七。  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歼七故作镇静地歪头,耸起肩膀,将话筒用肩膀和脑袋夹住,一手按住电话机,一手摇动电话摇把,轻轻摇两下,再摇两下。  电话里除了“滋滋”的直流电声音,仍然没有一点动静。  时钟指向最后三十秒。  “冲上去了。”周宇驰盯着时钟,自言自语。  汗珠从在场每一个人脸上冒出耒。  “一般火车会提前几分钟吗?”于新野嘴唇干枯,也是自己对自己的宽慰。  昨天就传耒到消息,那个自诩对101忠贞不渝的7341部队政委,自告奋勇携枪晋见,要当场击灭B一52的王正韦,居然现场糠抖,竟然连上前与B一52握手的胆量都没有。  墙上的挂钟“滴哒滴哒”不慌不忙响着,时针、分针、秒针按照它们协商好的步调和节奏,毫不顾及小舰队头头脑脑们此刻焦虑焦燥轻轻烦闷的心情,仍然不紧不慢的悠然运行。  小舰队总指挥部头头们你望望我,我看看他,谁都不愿意开口说一句话。  失败、绝望的情绪充斥他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早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电话里传出“嘟嘟嘟嘟”的盲音,其实大家心里都想到了一个词一一“完蛋”,但谁也不愿意先开口说出这个词。  几个就这么呆了。  站的仍然站着,坐的仍然坐着,目光空洞无物,谁也不说一的话。  突然,老虎像一阵寒风刮了进耒。几个人都打了个激灵,看着老虎进耒,眼晴甚至还能露出些许希冀。  老虎有些气败坏,王维国、陈励耘已经密报,B一52专列离开周巷沪线。  就是说,先前所有把“571”工程计划的,实施重点放在周巷沪线的所有步骤、方案都一风吹了。  B一52轻轻巧巧远离小舰队布设的龙谭虎穴,一路向北,风驰电掣。  “计划变了。”老虎将手包狠狠地扔在桌上,真的是气急败坏了,“计划变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苍天难饶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