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意·卫心十七:书论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十七:书论

小说:逐意·卫心 齐乐娱乐:旭梦心游 更新时间:2017-10-12 09:00 字数:3265
  “我也要去看看。”敖兴初对丁靖析说。“能当面拆穿这小鬼的西洋镜当然好,不过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我被村民怒斥后狼狈离开那里。”说完,未等丁靖析有任何表示径直离开原地,追向了锐的背影。夕阳西下,橙色的阳光照射在一前一后、一大一小的二人身上,投在地上的影子被拉得老长,一直深入林间,和树影混杂在一起,古怪扭曲的枝丫中已经无法分出彼此。二人的身前,正面迎着太阳,可以想象到的光辉灿烂。但在敖兴初的角度,只能看到逆着光芒的漆黑背影,如同黑洞一般,在此刻璨金色的天地间显得格格不入。  追寻光明,就必须把最黑暗的一面,留在他人眼中。  尤其是,当你是为了别人,去寻找光明的未来。  “大哥哥......”雪儿俏生生的声音,蹦跳着跃入丁靖析耳中。丁靖析看到了小小的身影走到自己身边,毫不害怕地牵住了自己的手。大大的眼睛弯成了两个可爱的月牙,圆圆的小脸像粉嫩的苹果,娇翠可人。  丁靖析稍稍控制住了自己,在面对这个小女孩时不再想她,所以这一次没有立刻试着赶她离开。但奇怪的感觉,还是无法释怀。  “为什么来这里?”这算是丁靖析第一次主动试着和她搭话,仅仅是为了搞清楚自己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来找大哥哥玩啊!”雪儿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抓着丁靖析的手不曾松开。  “他,”丁靖析食指伸出,指向了远处在众人围绕中的锐,说道:“为什么不去找他?”  寻找同龄的玩伴,是孩子的天性,这是丁靖析所知道的。  “你是指锐哥哥吗?”提及他,雪儿露出了不太高兴的表情,小嘴嘟了起来道:“我不太喜欢他,方才雪儿把自己的花环送给了他,他转手就给扔掉了,那可是大哥哥送给我的呢!”  他很聪明,但不知道感激。  丁靖析明白了。  锐是为了活下去,所作所为都是围绕着“活下去”这个目标而行动的。所以他可以变得聪明,因为这样可以更好的活下去。所以他会扔掉女孩送给他的花环,因为那无法帮助他活下去。  锐是很聪明,聪明的可以用谎言欺骗所有人,让他们来帮助自己。却不曾在狼吞虎咽地吃着别人给予的食物的时候,对他们说上一句“谢谢”。  “大哥哥,你能和我一起看书吗?”雪儿拉着丁靖析走到一块大石头边上,自己灵巧地跳到上面坐下,拿出一本很厚的书放在腿上摊开,又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地方,示意丁靖析坐到她身边。丁靖析之前就看到女孩拿了一本很厚的书过来,现在看清那是一本童话,有些老旧但泛黄的书页依然完好无损,旁边的插画依然栩栩如生,人物描绘灵动活泼。  她也喜欢看书?  丁靖析想起了幡的书案。  小小一张书案上,摆满了各种藏书。  那是他半生的积累,现在,已经和他一起被永远地埋葬在那处黑暗峡谷的极深之处,不为人所知,无法被人怀念。  极黑之渊,孤寂无声,只有书案一座、孤灯一盏,黑袍人独坐于破旧蒲团上,陪伴着他的只有不会离他而去的书籍。经历了人生的众多起落,最终只能隐没于阴暗的角落中,品味着自己的一生,抚拭着无法愈合的伤口。  但那也许也很好。  既不会感觉到自己是不被需要的,也永远不会再次被人抛弃。  “大哥哥,来和我一起读故事吧!”小孩子总是喜欢黏人,无论干什么,都喜欢找别人一起。很多事情明明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别人如果能陪着身边,始终会感觉到更多的心安。  夕阳余晖透过茂密的树叶,一缕缕照在翻开的书上。纸面上多出了很多金色的光斑,散射的光芒反射在女孩的脸上,这一刻她像一个精致的娃娃,令人不敢相信眼前的真实。  而此刻阳光下的女孩,和之前脑海中想象的令人窒息的黑暗所形成的对比,让丁靖析有了别样的感觉。  “你喜欢看书?”丁靖析想了想,很认真的问道。因为他是真的想知道这个答案,所以问的也很认真。  “嗯。”雪儿点了点头。  “为什么?”另一个很认真的问题。  “因为有趣啊!”  理所当然的回答,孩子的思维也的确是这样,如果无趣,那为何要做?  同理推测,人若活得痛苦,为何还要继续活着?  “看这个故事,它就很有趣哦,我很喜欢呢!”雪儿一边说着,飞快地把书翻到了一页,插图所绘,是万千朵蔷薇占据了大部分的页面,百花争艳之中,将一位美丽女子围在正中。女子身穿绮绣,容貌秀丽,纤细的手掌被另一位男子牵住。所描绘的二人都身份高贵,彼此含情脉脉地对视着,温暖的气氛几乎穿透了纸面,感染到真实的世界。  “《蔷薇公主》。”丁靖析看到了这个童话的题目,轻轻念了出来。  “它就是讲了在一个国家中有一个蔷薇公主,她长得很漂亮,有一个魔女就很嫉妒她,于是把她抓走困在了施了魔咒的蔷薇丛中,谁都没法见到她,之后有一个王子出现,救了公主......”雪儿兴致勃勃地对丁靖析介绍着书中大致的内容,兴致起来之后就根本察觉不到丁靖析到底有没有在听她所说。丁靖析并不喜欢和人太多交谈,相比较孩童幼稚言论所描述的并不全面的童话故事,他更在意这么一个小孩子,可以把看过的故事记得如此的清楚,她是有多么喜欢看这本书?  人总是喜欢看故事。  因为人总能在任意一个故事中,找到和自己相像的影子,并为他的境遇和经历感同身受。  但人却常常忽略掉,自己既碰不到书中那么多的好人,有没有主人公的运气和能力。  就像女孩总幻想自己就是一个公主,然后总有一天会有一个英俊的王子在危难时刻赶来救你。但你本来就不是公主,又怎么有王子会来救你。  丁靖析想到了这些,但他没有告诉眼前的女孩子。  知道,并不一定要告诉对方。  因为如果你告诉这个小孩子,她所期望的不过是镜花水月的空想,一切都是假的,她很可能会直接哭出来。  而丁靖析,不喜欢看到人哭。  “呐,大哥哥。”说完了故事的情节,雪儿又抬起头来,黑珍珠般的眼睛看着丁靖析认真地说道:“我要是落到了危险之中,大哥哥也会来救我,对吗?”说完,她一下子笑了出来。如明星绽放,光芒璀璨,小小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可见她真的很快乐。  看着她的笑,她对着自己的笑,那种感觉有一次冲上了丁靖析的心头,无法遏制。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握住了自己的胸口,他的心不知为何紧了起来。压抑的气氛始终难以散去,就像是人忘记了什么之后,本能驱动着人试图想起、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的沉重。丁靖析忽然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的双眼是黑暗的,也只有黑暗才能让自己安静。  片刻之后,他再次睁开了双眼。  他也在看着雪儿,很认真地看着。两对黑色的双瞳在此刻再次对视,但其中闪耀着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光芒。  天真与沉重。  “为什么,你会给我这种感觉?”丁靖析很认真地在问,因为这个答案对他真的很重要,重要到他几乎忘记了,他的眼前只是一个小女孩,根本不可能回答他这个问题。  雪儿的笑收敛了。  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迷茫。  她不可能明白,眼前这个男子,到底在说什么,又想要表达什么。  “你到底是谁?我明明没有见过你,为什么却会对你有那种感觉?”  “你明明和她一点都不像,但是为什么,却会给我这种感觉?”  丁靖析一直在说“感觉”,却一直没有说明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因为这种感觉很奇怪、很矛盾。有一些怀念、惊喜,却也有着难以释怀的淡淡惆怅。  而且自他看到女孩的那一刻,这种感觉,就一直挥之不去。  “对,你不可能知道。”似乎刚刚注意到女孩的疑惑,丁靖析继续说着,与其说在告诉雪儿,更像是在说服自己。“你不可能知道的,我到底在说一些什么,正如我自己,毫无所知。”  说完,丁靖析转身离开了这里。  得不到答案,自然没必要继续待在原地。  可是也正如他自己所说,自己所能知道的,却也不比这小女孩,知道的更多。  正如是他的父亲,让他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  可是他自己,又能为此做什么?  远离众人,独自在意不起眼的黑暗角落慢慢坐下。长衣的下摆搭在了小腿上,他从身后缓缓抽出了那把乌金色的长剑,静静地看着剑身。剑刃闪亮,映出了自己清晰的身影,黑色的底衬中点点金芒不时闪现,像夜空中无数繁星,你看得到它,却永远接触不到。  那也像自己的内心,看似方向明确,但真真正正面对着一切时,却又是那样的无所适从。  他看着自己的倒影,像是在问自己那一些问题。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的。  我不知道所有的方向?没错。  带着你,也许我就能找到最后的答案。  可是找到之后,我又能如何?  丁靖析想不通。  他换了个姿势手执剑柄,左臂高高抬起,剑尖向前远远指出,做出欲投掷状。  这个动作,在曾经的十余年,他不知曾做了多少次。  只要他的胳膊向前挥出、五指放开,这一切,就不会再纠缠于他。  一了百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逐意·卫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