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妻来袭:捡个相公过日子36.这个就是要救的人?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36.这个就是要救的人?

小说:悍妻来袭:捡个相公过日子 齐乐娱乐:卿一点 更新时间:2017-10-12 08:51 字数:2187
  “莫公子如此伤势还能这般调笑,穆某佩服。”穆修对于他能一眼辨认出他身份来一点也不奇怪,这特制的面具就是他身份的象征。穆修打开他的手铐脚铐,扶着他那虚弱的身体,平静的说着。

  “穆阁主叫我子骞就好了,我以后就叫你穆兄吧。哎呀,腿软,穆兄可以背我吗?”莫子骞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整个人偏向穆修身上。

  钱青青进来就看到一个男人像八爪鱼一样黏在穆修身上,也不知是不是腐眼看人基,总觉得眼前一幕基情四射。

  钱青青轻咳了一声,证明自己的存在。

  莫子骞望向站在门口的钱青青,片刻又转头望向穆修问“她是谁?”

  穆修并没有回答,沉默地把莫子骞背在身后快步离开。

  “怎么不说话,喂,你是谁?”莫子骞见穆修不理他,转头直接问钱青青。

  钱青青翻了一个白眼给他,跟在后面走着,不理他。

  “嘿,没见过这么傲慢的丫头,你给我等着,本公子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你。”莫子骞被气得张牙舞爪。

  “莫公子再乱动,别怪穆某丢下你。”穆修沉声恐吓道,吓得莫子骞顿时安分了下来。

  钱青青噗嗤一声笑了,这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吗?

  他们原路返回,出了暗门发现房间里有两具黑衣人的尸体,其余的人都站在房外的门口不敢前进,看见穆修从暗门出来纷纷眼前一亮。

  “主子!小心机关。”其中一个黑衣人出声提醒着。

  钱青青带着穆修一路平安回到门口,穆修松开手直接把莫子骞扔在地上。

  “哎哟,我的屁股!穆兄你太暴力了,你简直是谋杀亲…”莫子骞摸着屁股痛得嗷嗷叫,一脸控诉的模样委屈的看着穆修。

  “太吵!你们背他回去。”穆修嫌弃地拍了拍身上并没有灰的衣服,转身冷声道。

  那些黑衣人默默地把莫子骞嘴巴堵上了一块布,背着他先行离开了。

  “唔唔…唔…”莫子骞临走前嘴里还咽呜地想说着什么,无奈发不出声音来。

  钱青青眼角抽了抽,吐槽了一句“这个就是能让朝廷翻一翻的人物?”怎么看怎么像纨绔子弟。

  “他是先帝的最小的儿子,他的母妃很受先帝喜爱,先帝临终前留了遗诏等他成年后立他为帝…”穆修缓缓地给钱青青解说。

  原来当年先帝为了保护心爱女人,偷偷把人送到宫外居住,宫内所有人都不知道莫子骞的存在。

  然而在耀武帝继位十八年后才发现遗诏的存在,耀武帝为了保住帝位决定杀人灭口烧毁遗诏,却不曾想先帝早已预料,事先已经把真正的传国玉玺交给莫子骞。耀武帝为了传国玉玺的下落,便找心腹建造密室关押了他整整三年。

  夜已深,穆修抱着钱青青离开了山庄向着城里的反方向飞去。

  “我们去哪儿?”钱青青看着陌生的道路,疑惑的问道。

  “一个安全的地方。”穆修垂眸看着怀中的人儿,低声说着。

  赶了一个时辰的路,天色已经微亮,穆修带着钱青青到了一个竹林里。

  竹林里烟雾弥漫,微风轻轻拂过带着若有似无的清香散发在竹林中。

  “青青,吃下解药。”穆修给钱青青吃下一颗小药丸,带着她穿过竹林来到了一处山庄内。

  穆修安排了钱青青休息后,便直接到了莫子骞的房间里。

  “莫公子,暂时在这里休养几天,白家的人很快就会到。”穆修坐在凳子上,自径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莫子骞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穆修手中的杯子,渴望的眼神暴露了他的想法。

  穆修斜眼看了他一眼,举在半空的手停顿了一下,缓缓移向莫子骞面前,挑眉问道“想喝?”

  莫子骞捣蒜一样地点头,那模样像极了一条哈巴狗摇着尾巴跟主人要吃的。

  穆修那停顿的手又动了起来,仰头直接把杯子的茶水一饮而尽。

  “自己倒来喝。”穆修放下杯子,丢下一句话抬脚便离开了房,留下陷入绝望中的莫子骞。

  “小气鬼!我要投诉你虐待病人,虐待贵客~”莫子骞回过神来,愤恨地大喊。

  ……

  次日清晨,睡梦中的钱青青便被震耳欲聋的声音吵醒了。

  莫子骞一大早就运用内功扯着嗓子像喇叭一样大喊大叫地找穆修,这个山庄不大,那声音简直偏布整个庄子。

  起床气极大的钱青青被气得手握拳头,指间还发出咯咯的脆声。

  钱青青随意披了一件衣服冷着脸走向发声的来源地,那双微微带着红血丝的眸子闪过一抹杀意。

  来到莫子骞的房门前,钱青青抬腿一踢直接把门踹开,手中的小刀飞快的射向躺在床上的莫子骞。

  莫子骞诧异地躲开那把飞来的小刀,才刚躲开随即又接二连三地飞来小刀。

  莫子骞单手拿起床上的被子迅速地旋转着把钱青青飞来的所有小刀尽数卷入被子内。

  “又是你这个臭丫头,懂不懂礼貌啊,有你这样对待病人的吗!”

  莫子骞看向盛怒中的钱青青,然而一丝内力都没有的丫头居然能耍出如此精湛的身手,不简单。

  “我看你这么中气十足一点都不像病人,反倒像神经病。这病不治可大可小,不如就让我帮你瞧瞧怎么医治!”钱青青咬牙切齿地说着,手中闪过一道寒光,十根长短一致筷子大小银针夹在双拳间,一拳又一拳的向莫子骞挥去。

  莫子骞飞身跳下床,小心翼翼地应对钱青青那看似杂乱无章却招招狠辣的拳法。囚禁了三年又加上一身皮肉伤,他渐渐发现不用内力应付钱青青有些吃力,额间已冒出细汗。莫子骞提气运用内力使用了三成的掌风轻轻击退钱青青,钱青青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向她袭来,肩膀被他击中把钱青青的身体击退了好几步。

  钱青青捂住疼痛的肩膀看向莫子骞,唇边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心中的怒气已经消散不少。

  “臭丫头,你笑什么?不是被我打傻了吧?”莫子骞被钱青青那莫名其妙的笑容弄得浑身不自在。

  钱青青慢条斯理地收起手上的银针,唇边始终噙着若有似无带着点魅惑的笑意。

  莫子骞双手抱着自己,心肝都被她那种笑容吓得颤抖起来,他惊讶地说“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虽然本公子确实玉树临风,英俊不凡,但是本公子不会如此饥不择食随便一个野丫头都能接受的!”

  ……

  钱青青一脸黑线,这个人确实没毛病?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悍妻来袭:捡个相公过日子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