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铁菜刀第四十七章:虎啸龙吟(11)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七章:虎啸龙吟(11)

小说:玄铁菜刀 齐乐娱乐:一杆神枪 更新时间:2018-02-13 22:56 字数:4035
  张海灵带着张斌到厨房吃午饭,路上张海灵五官灵敏自然是听见赵平之所说的“落叶归根”一时使他思索万分。  “落叶归根?那得是那叶子想落下来才行!”  自剑池到厨房大约半个时辰的路程,可是张海灵的脚力这时间用得不足一二,他一直在思索。  他忽然停下来,因为张海灵发觉道,这可不只是只有自己一人,身后可还跟着张斌,自己这样的速度怕是要将自己这同门师弟甩在身后了。  可张海灵回身一望,却发现张斌就是在他的身旁,张海灵即是惊讶又是欢喜,张斌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便是掌握了梯云纵武当的绝学身法,要知道张海灵跟随赤松子学习时,虽然是靠自己领悟,花费了七天的时间,才登上那小瀑布,梯云纵方有小成,如今时间过去如此之久,张海灵的身法以及轻功步伐,依靠梯云纵的加持,早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最起码张海灵自认为,如今武当山上能在轻功上追上自己的还是没有人的。  而张斌不过是昨日才开始学习梯云纵这等武当的上乘功法,虽然有练习太极拳法的陆晓等人讲解,但也不过一知半解,因为就是陆晓等六人还未练习至小成,而张斌不过一日的功法,便将梯云纵练习至可以与自己比肩,已经是梯云纵大成了,自己这位张斌师弟,众人口中小张师兄,天赋不差啊,自己以前倒是小看他了。  “张斌,你什么时候轻功身法修炼至如此程度,怎么也不告诉师兄一声?”张海灵站住脚步,面带笑容极其开心的问道。  “嗯?师兄所说可是昨日陆晓师弟交给我的轻功步伐?”张斌憨厚的问着。  张海灵点了点头,他没有直白说明问张斌梯云纵,而是极其模糊的说到是身法,这是他心理始终过不了赤松子登天前的嘱托,始终是过不去那道坎。  “师兄,这轻功步伐,你应该是知道的,我真的是昨日才刚刚有所了解,而且练习了一日也找不到什么门道,本来还想向师兄请教的。”张斌挠了挠头,依旧憨憨的说道,脸上还有些红。  张海灵眼睛充满了不相信极其有玩味的看着张斌,甩了甩手指,道:“哦?小张师兄啊,怎么才刚有些机缘,就这么膨胀了,还不快老实交代!?”  张斌耷拉着脑袋,很明显他也如张海灵一般,被称作“小张师兄”很不习惯,支支吾吾的解释道:“那个,那个……师兄你要信我啊,我真的是之前不太明白,只是自剑池出来我打坐体内的内功心法运行了几个周期,不知道为什么,头脑清醒,以前很多不懂的地方,竟然一下明白了,刚才我跟着师兄你离开剑池,顺眼便是看到了师兄的轻功步伐,便是瞬间领悟了、通透了,至于境界如何,还要请师兄评判。”  张斌解释一通后,张海灵大概是明白了些,之应该是张斌融合领悟贯通两仪剑意所带来的好处,张海灵之前并不清楚张斌的天赋根骨如何,但是经过两仪剑意对他的身体、神志的改变,现在的张斌绝对是可以被称作是天纵奇才。  习武修炼一途,是一条漫长大路,这一路上的武者天赋根骨各有高低,有的人自开始便是上天宠幸的骄子,一路顺风顺水,年纪轻轻便是到达常人难以启迪的地步,目前看张海灵,还有那日在金殿极其嚣张的龙虎山江南柳大致都是这类的人。但是这种人终究是少数,大多数都要靠苦修,但是也有特殊的人。所谓站的更高,看得更远,登高眺望便是有新的感受。如张斌便是如此,之前可以达到二品武夫的境界,离不开凌绝子的悉心教导,也离不开张斌自己的苦修,但是此时的他靠的是用时间,用功夫去磨。武学一路,如逆水行舟,无论天赋根骨,便都要努力,但天赋根骨的区别就在于同样付出的努力,可以走多远,可以变得有多强,张斌与张海灵用了同样的时间,一人是二品武夫,一人是半步陆地神仙,这就是天赋根骨带来的区别。  但是,今日,张斌有机缘,天大的机缘,领悟到了两仪剑意,张斌修炼的两仪剑术的终极目标,便是在那一念之间便是达到了。  张斌经过两仪剑意的洗礼,经过刚才那一会时间的打磨,平和,彻底掌握了两仪剑意,张斌的境界从二品突破到了一品小金刚境,而这便是张斌的转折点他踩在了一座高山上,他看见了更多更远大的风景,这便是所谓的厚积薄发。  随后张海灵带着张斌到了厨房去吃饭,二人到时,无论是陆晓练习拳法的六人,还是十三位持剑人,以及小萝卜都已经吃完,正在外面的大树下乘凉休息。  这二十人见张斌,纷纷起身行礼,说道:  “讲过张师兄,小张师兄!”  张斌被这么多人叫做“小张师兄”着实有些害羞,低着直奔厨房里去了。  张海灵看着张斌离开进了厨房,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不愧是我师弟,跟我是一模一样,最开始确实不习惯,时间久了,还挺爽的!”  张海灵转身看了看那二十人,又是回答了冰冷严肃的张师兄:“练习两仪剑术的,快去剑池,顺便带点吃食,五师叔应该还在那里,练习太极拳法的先去山上打两桶水,别磨蹭了,快去!”  张海灵的严厉,众人还是极其恐慌的,纷纷起身,各自忙各自去了,那十九人离开后,树荫下便是只剩下小萝卜一人,张海灵笑了笑 ,故意睁了睁眼睛,小萝卜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用说这正是将到山涧去打水的陆晓六人的生杀大权交给了小萝卜。  看着小萝卜开心的那个神情,张海灵摇了摇头,便向厨房走去,心里却想到:“我张海灵看来既不适合在山下当厨子,也不适合在武当山上当道士,最适合作的就是戏子,这变脸也太快了!”  张海灵与张斌吃过午饭后,张斌本来应该按照计划去剑池巩固剑意,张海灵却是提议到应该回凌绝峰将他自己的机缘告诉师傅,而且同是小金刚境师徒二人可能有不同的理解,互相帮助更有利于修炼,张斌走时张海灵不忘让他带着黄瓜咸菜,虽然山上厨房自张海灵的到来后,有了不小的整顿,山上的伙食好了不少,但是凌绝子还是喜欢黄瓜咸菜,张海灵在山上也没什么好孝敬自己这位师傅的,也只有这黄瓜咸菜了,话说自己也是好久没有回凌绝峰了。  陆晓六人被小萝卜差使去山涧打了几次水,张海灵便叫小萝卜自己一人去厨房后院练习拳法去了,说是练习拳法,其实就是让小萝卜去休息,毕竟还是一个孩子,练武修炼对武当山虽然重要,小萝卜是个好苗子,但是现在武当山的天有他张海灵,张斌撑着,小萝卜做的就是开心茁壮成长。  张海灵将陆晓六人叫到自己跟前,六人总共去山涧上打了三次水,但是稍微体会到梯云纵的感觉,他们已经感觉不到劳累了,尤其是张海灵特意重视的陆晓,已经达到梯云纵的小成境界,身上轻盈了不少,身法闪避也是快了,毕竟梯云纵小成,便算是入了门,需要多加勤苦练习,便可日日精进,向“小张师兄”张斌那样的,毕竟是例外。  张海灵板着脸,冰冷冷的注视着他们,张海灵无论是从表情还是细节,以及修炼奇门遁甲所带来的直觉,张海灵都感觉到陆晓六人心中的不舒服。  “怎么,有什么不开心的,武当山上的功夫最讲究心态无论是太极拳法还是两仪剑术皆是如此,既然不开心,不满,不悦,那今天下午的练习就先停下,心态好了再说一会都坐下,有什么事,说便是,我张海灵能办到的便是帮你们,不能帮的也就没办法了,走找个阴凉处。”张海灵转身便向一片阴凉下走去,刚到阴凉处便是一屁股坐下,也不顾及道袍,抬起脑袋看着六人。  六人面色的确难看,他们确实不悦,不舒服,因为今天中午吃午饭时,看到练习两仪剑术的十三人,没人手里一把剑,据说都是从剑池了取出来的,武当山上名宿先贤留下的神兵利刃,而陆晓六人练习太极拳法,眼馋啊。  之前练习两仪剑术的人拿着把桃木剑也就算了,双方不过半斤八两,现如今人家拿起了真家伙,他们这是没有不羡慕的道理。  张海灵今天看到陆晓六人便是明白了,还好六人心态练习的不错,虽然有些不满意,但是却是羡慕,而非嫉妒的负面想法,陆晓六人想进步,不想被十三位持剑人落下,才会如此。  张海灵自然知道他们心急,不过急却是没有办法的,但张海灵一定会尽力帮助陆晓六人,毕竟现在练习太极拳法和两仪剑术的两伙人已经拉开了差距。  或许此时,双发比拼一下还算勉强对付,但是时间久了可不是这样。  练习两仪剑术的十三位持剑人,拿到了武当山上前辈先贤留下的神兵利刃,先不说这剑有多强,但是这剑其中蕴含的宝贝,那可都是独一无二的。  剑各有特色,皆是名剑,单凭剑自己本身的强度,已经远超普通兵器,打斗起来便是占据了先天的优势。而剑是几辈人共同修炼磨砺而出的,其中有至少三位武当山上有名的前辈先贤的武道修炼经验,这对于十三位持剑人是极大的帮助,那剑可谓就是他们的老师,就算没人教导,靠剑,也将达到很高的高度。  十三位持剑人手里的剑,各蕴含着不同的十三道剑意,就算是掌握属于自己的那到剑意,不加一创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也能成为当世高手。  不说什么几十年后,就是这一个月后,张海灵带着众人参加罗天大醮,十三位持剑人便是将与陆晓六人拉开差距,张海灵交给他们的太极云手,叶里藏花,绝不是武当山上前辈先贤留下的剑意所能比拟的,他们不是与自己的师兄弟对抗,而是与几百年前,几代人的先贤名宿去比较。  陆晓六人,站在张海灵面前,不敢坐下,互相踌躇,彼此交换眼神,却不敢开口。  最后还是陆晓被推出去了,陆晓也只能叹了口气,眼神坚定,站直腰板,说道:“张师兄,我们确实有些不高兴,但是心境绝对没有问题,师弟们都是害怕,自己被练习两仪剑术的师兄师弟们落下,所以希望张师兄对我们多加教导,交给我们一些招式,不在龙虎山上的罗天大醮给武当山,给师傅,给张师兄丢脸啊!”  张海灵基本上听完陆晓这一段话,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这些都是在张海灵的意料之中,倒是陆晓的一番说辞让张海灵惊讶,陆晓就算不在武当山上当道士,也可以去山下当个说书先生,或者去朝廷某个一官半职,这文采有些厉害。  张海灵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就这点事啊,你们心急,我知道,但我还是那句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既然想学更好的,不说别的,之前小萝卜师兄交给你们的太极云手,叶里藏花,练习的如何?”  陆晓六人一听,愁容一扫,皆是露出洁白的牙齿,开心的笑着,纷纷说道:“练习好了,已经基本掌握,师兄不信,打个师兄看看?!”  张海灵假装不信的样子,吹了声口哨,脑袋动了动示意陆晓六人演示起来。  陆晓六人看到张海灵的动作,左右散开,赶紧摆上架势开始演示太极云手,叶里藏花。  张海灵自习观看,可以这么说六人皆能将这拳法演示的不错,算是达到叶里藏花的小成。  六人练拳已经多年,一日达到形似很正常,而且他们皆是掌握阴阳二气,也就有了意思。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玄铁菜刀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