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妖童:魔罐女诡谲魔罐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诡谲魔罐

小说:小小妖童:魔罐女 齐乐娱乐:黑藜氏 更新时间:2017-12-07 19:05 字数:4620
  十七儿见婧儿答应让他治病,顿时兴奋起来。  于是他来到婧儿身边,伸出小手,叉着腰,将她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到魔罐里。  这魔罐跟婧儿身体差不多高,放进去后,只有她那颗小猪脑袋还露在外面。  这魔罐开口较大,婧儿端坐在里面,脖颈周围那些空隙,连拳头都伸得进去。  所以婧儿端坐在里面,活动自如,身体丝毫不受限制。  之前十七儿把手伸进陶罐里,其内壁接触到鲜血,立即发出亮光,冒出丝丝青烟来。  可现在婧儿端坐进去,手脚伤患处贴靠着内壁,连脓血都挤压出来了,魔罐依然毫无反应。  十七儿满心期待地站在旁边,看着魔罐既不发光,又不冒烟,有些着急,有些失落,有些困惑。  咦,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这魔罐对小姐姐毫无作用?  十七儿不甘就此罢休,便站在旁边鼓励着婧儿说:“小姐姐,别怕疼,弄点血出来试试。”  婧儿虽然感觉有些气馁,却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治疗。  所以她按着十七儿吩咐,将手脚伤患处尽量挤压到魔罐内壁上,使着内劲儿,想挤压出更多鲜血来。  谁知她劲儿还没使开,魔罐便慢慢发出暗光来了。  十七儿刚才把受伤手指放进去,那束光亮很细微,看着跟草尖般大小。  现在魔罐发出来的光芒却幽暗,浑浊,像片烟雾似的。  这幽暗光芒,不是从某一点,某一处,散发出来的;而是整个魔罐,通体上下,从里到外,都映照着微暗光芒。  这幽微光芒,后劲沉猛,能量充沛,逐渐变得越来越鲜亮,越来越耀眼。  在其万道光芒里,还带着袅袅青烟,带着咝咝声响。  十七儿和四只蓝色蝴蝶看着这情形,都替婧儿感到高兴:“小姐姐,看来它能治你!”  婧儿想着十七儿刚才很快治愈手伤的情形,同样感觉很兴奋,心里充满期待。  只是这种兴奋和期待没过多久,大家便很快发觉情形有些不大对劲儿了。  因为那咝咝声越来越响,那青烟越来越浓,周围那气泡空间,被浓烟撑得越来越大!  婧儿感觉她那身柔黑猪毛,她那身脏污衣服,好像都点着火,焚烧起来了。  她那身黏满脓血的脏污衣服,很快就被魔罐里那些神火妖焰给烧光了。  陶罐里冒出来的浓烟越来越少,越来越稀薄。  与此同时,婧儿那身柔黑皮毛,却被魔火妖焰烧燎得咝咝作响!  大火烧燎着浑身皮毛肌肤,是怎样一个痛字了得啊!  婧儿感觉就像在遭受炮烙之刑似的。  她疼痛难忍,不断高声惨叫着,想从魔罐里爬出来。  可她没手没脚的,怎么爬得出来啊?  十七儿看着情况不对劲儿,赶紧抓着她那颗小猪脑袋,想将她提出来。  可这时大家才发现,那魔罐口子已经变小了!  刚才那魔罐连鬣妖都能随便跳得进去。  刚才十七儿抱着婧儿,轻而易举,就将她放进去了。  刚才魔罐开口处那些缝隙,宽得连拳头都伸得进去。  可现在,那魔罐不知怎么就缩小了。  它收缩得恰到好处,恰恰能包裹着婧儿那黑毛脖颈儿!  她那脖颈仅能微微扭动着,周围那缝隙,小得连筷子都戳不进去。  现在那魔罐紧紧地包裹着婧儿,就像特意长到她身上似的。  现在婧儿那颗小猪脑袋,根本缩不进去;她那身体,也卡在里,根本想钻爬得出来。  所以十七儿抱着她那颗小猪脑袋,蹬踩着魔罐,咬牙切齿的,无论怎么使劲儿,怎么用力,都没法将她拖救出来。  “对不起,小姐姐,是我害了你啊!”小山魈忍不住抱着魔罐,失声痛哭起来。  四只蓝色蝴蝶看着婧儿,同样很着急,却只能围着小山魈旋转着,飞翔着,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  只有红眼鬣妖若无其事地站在旁边,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四只蓝色蝴蝶看着它那漠不关已、袖手旁观的模样,忍不住高声喝斥道:“死妖孽,还不过来帮忙?想看着小姐姐就这样被魔罐活活烧死啊?”  红眼鬣妖被它们这么一骂,才像突然被惊醒了似的,终于回过神来了。  它清醒过来后,并没立即赶过来帮忙,而是若有所悟地说道:“小山魈,你别拖她了,她现在可能已经拖不出来了。”  十七儿仿佛没听到它说话,依然抱着婧儿号哭着,就像看着心爱的人即将离世似的。  四只蓝色蝴蝶却无比气愤,忍不住齐声喝斥道:“死妖孽,这时还在那儿说风凉话!我们知道你不想救小姐姐,就想她死,然后好吃了她,夺取她身体里那沴元!”  “不是啦,那沴元已经在小妹妹身体里复活了,她现在有魔法护体,我不会再吃她了,也吃不了她啦!”红眼鬣妖看着它们这样嫌弃它,憎恶它,还真是窝火。  “吃不了小姐姐,也用不着落井下石啊!”十七儿停住号哭,抬起头,看到红眼鬣妖那冷漠表情,真恨不得冲过去踹它两脚。  “我没你们想的那么坏!”  红眼鬣妖忍无可忍地暴喝一声,几乎要跟他们动起粗来了。  但它知道,现在还真不是斗嘴吵架的时候。  它知道小山魈和四只蓝色蝴蝶都很担心婧儿,自然不想跟他们计较。  所以这家伙很快放低声音,解释道:“你们难道就不想想这是为什么吗?为什么小妹妹刚才轻而易举就能放进去,现在却拖不出来?为什么那魔罐口子,会突然悄无声息地收缩得那么小,既能恰到好处地完全包裹着小妹妹那脖颈?它包裹着她,却根本没想到要勒死她,这是为什么呢?这魔罐吞噬过不知多少精灵妖魅,其魔法能量,高若山峰,深若渊海,它要是想害死小妹妹,比掐死只蚂蚁还容易,可为什么现在却是这番情形呢?”  听着红眼鬣妖这么一分析,十七儿和四只蓝色蝴蝶都觉得很有道理。  此时魔罐里,已经没烟冒出来了。  此时那魔罐就像外壳似的,紧紧地包裹着婧儿。  此时婧儿已经完全痛昏厥过去了。  十七儿抱着她那颗小猪脑袋,已经不再用力了。  红眼鬣妖见它那番话有了效果,赶紧继续分析道:“刚才我被那股神火妖焰烧燎得疼痛难忍,几乎都没怎么用力,就跳出来了。当时感觉好像是里面有种神力,直接将我给踢出来了。而现在,这魔罐却好像想留住小妹妹似的。”  “小山魈,你刚才好像说过,丑陋邪恶的家伙,进到这魔罐里,就没什么好结果吧?”四只蓝色蝴蝶飞到十七儿面前问道。  “是啊,以前那蟒妖跳进去,被化得连骨渣都没有!”  “那红眼鬣妖刚才跳进去,怎么没被化解掉呢?”  “这家伙还不算太坏啦。”十七儿说话时,不禁转过头,看了红眼鬣妖一眼,已经没刚才那么嫌烦他了。  红眼鬣妖见状,赶紧替自己辩护道:“我真地没你们想像的那么坏!”  一只蓝色蝴蝶赶紧接嘴说道:“坏妖物进去,会被化解掉;不怎么坏的妖物进去,会被火烧,会被魔罐踢出来;小姐姐单纯善良,天真无邪,这魔罐应该不会伤害她吧?”  十七儿顺着这思路一想,也觉得这魔罐应该不会伤害到婧儿。  毕竟婧儿是个天真善良、纯洁乖巧的小猪女孩儿,它怎么忍心伤害她呢。  于是他再次捧着她那颗乖巧可爱、黑毛绒绒的小猪脑袋,满脸急迫地高声呼喊道:“小姐姐——”  四只蓝色蝴蝶也飞到婧儿周围,高声呼喊起:“小姐姐——”  他们喊了几声,婧儿都昏昏沉沉的,毫无反应。  红眼鬣妖感觉他们那呼喊声实在很小,有些不满意吧。  于是它大大咧咧地凑到魔罐前,扯着粗哑嗓子,破锣糙鼓似地高喊起来:“小妹妹,小妹妹——”  你别说,红眼鬣妖这声音还真大,听起来震耳欲聋的,像打雷似的。  这粗励呼喊声,还真把婧儿吵醒了。  十七儿看着婧儿微微睁开了眼睛,赶紧询问道:“小姐姐,你感觉怎么样了?”  “好痛啊——”婧儿微微叫了一声。  “小姐姐,对不起,我真不该把你放进去。”十七儿说得很愧疚。  “现在还说这些费话干嘛?”红眼鬣妖很不耐烦地制止住小山魈,然后望着婧儿问道:“小妹妹,你现在感觉这魔罐怎么样了?”  婧儿没理会红眼鬣妖,但她知道,十七儿和四只蓝色蝴蝶都很关心她,很想知道她现在的情况,便很虚弱地说道:“这魔罐越缩越小,越收越紧,好像完全把我包裹住了。我浑身黑毛,连着肌肤,好像都被完全烧毁了。这魔罐好像跟我熔炼起来了。现在它好像成了我的皮肤,我的外壳,我身体的一部分了……”  婧儿话还没说完,大家便赫然发现周围那些红水,纷纷朝着陶罐里涌流进去。  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涌流进魔罐的,不是水,而是水里那些红颜色!  它们像千万道霞光,源源不断、绵绵不绝地朝着罐体里涌来,好像魔罐里有无穷无尽的储存空间,能容下这些红色霞光似的。  这些红色涌流,越来越旺盛,越来越强大,逐渐把整个气泡空间都占满了。  大家被这种红色涌流蔽掩着,就像坠进红色浓雾里似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什么都听不见……  十七儿感觉这股红色涌滚很诡异,怕出什么意外,赶紧伸着手,想抓住魔罐。  可那魔罐滑溜溜圆滚滚的,根本就找不到地方使力。  于是他伸出手,想抱住婧儿那颗小猪脑袋,可他刚把手松开,那魔罐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他面前满眼赤霞,红流如雾,什么都看不清楚,不知道魔罐滑到哪里去了。  他茫茫然,四处抓摸一番,没找到婧儿,感觉形势不妙,立即高声呼喊道:“小姐姐不见了,你们赶紧帮着找一下。”  “我们什么都看不到!”四只蓝色蝴蝶赶紧回答道。  “你们四处飞一下,看到小姐姐,立即叫我!”  十七儿又喊了一声,并没有听到红眼鬣妖回答他,以为这家伙乘着大家看不清,把婧儿抓走了。  他有些担心,赶紧追着问了一声:“红眼鬣妖,你在干嘛!”  红眼鬣妖能听出来,小山魈语气不善,心里既愠恼,又窝火,又不敢发作,只能强忍着那股无名怒气,装着毫不在乎地说:“我还能干嘛,这里到处红彤彤的,什么都看不见!”  十七儿听着他就站在身边,知道他没做坏事,赶紧冲着他说:“你也别闲着,赶紧帮着四处找一下啊。”  红眼鬣妖还指望着小山魈带它出去呢,哪敢得罪这小精灵啊。  所以听着他这么说,红眼鬣妖赶紧扯着破锣嗓子,呼喊起来:“小妹妹,小妹妹——”  十七儿和四只蓝色蝴蝶,也四处摸索着,高声呼喊起来:“小姐姐,小姐姐——”  然而无论他们怎么呼喊,都没听到婧儿回答他们。  他们到处摸索着,也没找到婧儿。  水潭里这气泡空间原本并不大,几步就走到尽头了。  然而现在他们却发现这空间好像变得很大,很空廓,连呼喊起来,都能听到回声!  红眼鬣妖毕竟要老沉些,见势不妙,怕大家走散了,彼此找不到对方,赶紧呼喊着,要十七儿和四只蓝色蝴蝶凑到它身边来,然后共同摸索着,呼喊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赤红涌流,终于像晨雾似地慢慢消失了,变稀薄了。  很快他们就能逐渐看清楚周围环境了。  这时大家才发现,这里是条地底暗河,他们就站在河岸边那片平坦岩石上。  刚才他们是从那大岩洞里跳下来的嘛,现在那大岩洞在哪儿呢?  刚才他们是跳进那死水红潭里的嘛,可现在,周围哪有红色死水潭啊?  这条暗河,顺着低矮岩洞朝着外面流去,水势湍急,汹涌,看样子已经在这里流淌了几百年,上千年了。  这条暗河岩洞,应该是跟刚才那些岩洞相通连的,因为周围岩壁上,同样生活着许多荧虱虫。  刚才他们扯着嗓子那么一喊,那些荧虱虫纷纷亮起荧光,就像满天星光似的。  “这里是哪儿啊?”红眼鬣妖看着十七儿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这地方我从来没来过!我甚至都不知道,这里竟然还有条暗河!”  “小姐姐没在这里,不知道被魔罐红流带到哪里去了。”四只蓝色蝴蝶看着十七儿,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周围那些红色气流已经彻底消失了。  他们能看到的,只是条低矮岩洞,只是条湍急汹涌的冰冷暗河,只是身边一小片泥石空地……  他们沿着河岸,往上游走了二三十米,便没法继续往前走了。  这里岩洞收缩得很小,很狭窄,那些湍急河水,完全是从岩洞里喷涌出来的。  于是他们掉过头,边呼喊着婧儿,边顺着河水,往下游走去。  岩洞低矮狭小,没有其他岔洞,他们顺着暗河走了四五百米,竟然就来到出口处了。  此时天已经亮了,透过出口,能听到外面峡谷里鸟鸣啁啾,松涛阵阵,不时有浪涛拍打着崖岸,发出阵阵雷鸣似的声响。  原来这条暗河连着外面一条水势汹涌、湍急如泻的峡谷河流。  河流地势较高,波浪水沫,卷裹着枯枝野草,重重叠叠地起伏着,激荡着,前扑后继地朝着岩洞里奔涌进来。  所以站在外面峡谷里,很难发现这里竟然有条岩洞暗河。  来到出口处,四只蓝色蝴蝶振翅一飞,就飞出去了。  十七儿不怕水,趟着湍急河水,眨眼功夫就游出去了。  红眼鬣妖只能趟着急流,攀着石壁,小心翼翼地钻出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小小妖童:魔罐女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