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中的橡皮圈五:琊戳父母二战后被判通敌叛国罪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五:琊戳父母二战后被判通敌叛国罪

小说:时间中的橡皮圈 齐乐娱乐:小虚与柏迪 更新时间:2018-02-10 13:44 字数:4494
  他眼见前方的火海一发不可收搭,空气中散发着烧焦的气味,而且火海的覆盖范围大分大,以致在远处的居民报警。  他正在烦恼该如何处理现场环境时,一群公安把他捉住。  他被以破坏政府公物罪被拘捕。  琊戳信心十足:「我们明天再去神庙看看,中方一定不能以刚才的控罪去控告你。」  康里德一脸正经地向琊戳道:「这一类的控罪的刑罚不大,最高罚款一万元。如果在现场发现任何国家保护动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将被罚款最高五万元。」  「我能够让成觉洞不需要接受任何惩罚!」琊戳道。  康里德反驳道:「任何人做错事都要接受惩罚,只是罚款而己,不是死刑!」  琊戳十分激动:「没错,这就是法律,有人根本没有做错,却被蒙上一生污点。」  「你别激动。我觉得破庙的火灾是与成觉洞口中的圆柱形发光物体有关…」我道。  琊戳打断我的话头:「那发光物体一定是幻觉,是成觉洞被幻觉所吓到,以致不小心种下火种。」  成觉洞否认:「这不是幻觉,我十分清楚,我是专业制造幻觉,根本没有可能被幻觉吓到,而且我十分清楚,这不是幻觉。」  「但是你当时手上拿着『掌中火』。」琊戳道。  「那种火亦是幻觉,这根本不是火。」成觉洞道。  琊戳道:「没错了!分子分解为原子并发生电离,形成由离子、中子和中性粒子造成的气体,这种状态就是等离子态,而气体持续加热就会使分子分解,造成这场火灾。」  林汇朝反驳道:「我是用电磁场方法把分子解离,以制造低温等离子态,大约摄氏三十至四十度。」  琊戳反驳道:「既然昨天有一件发光的圆柱形物体撞向神庙,但昨天没有任何声音或者冲激波,而且公安局表明在监控録像没有拍摄到有不明飞行物体。」  说着,电话铃声大作,琊戳提起话筒。大约过了一分钟,放下话筒:「公安局己经查证起火原因,是由主殿开始起火,起火原因是有人打翻了油灯种下火种。」  林汇朝安慰道:「其实本身破庙已经十分破烂,被一场无情火破坏后所显示的破坏力都不是很大。」  成觉洞倐然说道:「当时我所看到的蓝光是否就是六十七年前琊戳在洞内看见的蓝光?」  琊戳回答道:「当时我的确看见蓝光,而且蓝光是在主殿内一个与地面成四十五度俯角的洞内发出的,闪了几下就没有再闪动了。」  林汇朝问道:「有没有进洞内看一眼?」  琊戳摇其头,表示否认。  他补充道:「主殿内的洞很快就发生塌方,我根本不可能进去。」  成觉洞道:「在早前我对破庙发生灵异事件的解释…是错误的!」  信慧看看手表:「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作无谓的猜测,我们休息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再去探一下破庙。」  说着,我可真的有些累了,因此用膳后我就上了房间休息。  睡在床上,很快就入睡。  当我醒来时是凌晨四时,我决定独自前往破庙。  我站在破庙前,的而且确这场火的威力比我想象中小,而现在还没有到天亮的时份,所以我只是亮着手电筒。  我进入大门,由前门进入主殿,四围照一下,直到照到一个有大量石头堵塞住的洞口。  我连忙般开石头,突然发现一堆碎纸,我把碎纸逐一捡起,纸上写着日文,纸张有微微发黄,显然经过长年累月的氧化作用。  但字迹仍然清楚看见,年份是1945年2月,抗日战争的尾声。  我拿回大宅,把碎纸重新组合,足足花了两个钟头,我把全部碎纸重新组合,我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反应觉得里面的内容极之重要。  但现在的时间尚早,我们当中只有信慧懂日文。  这明显是一份合约,而签署这份合约的其中一个人明显是一个中国人,这显示又有一个中国人在抗日战争中成了汉奸。  这份合约总共有两张,我都分不清前后了。  而且在签署的人写上自己的大名,签署的人就是穋克斯阿福多,他一定是琊戳的亲人。  而在这时,我听到大厅外有声音。我走出大厅,信慧就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金属球,在研究甚么。  我把手上的合约拿到信慧面前:「我刚才在破庙发现一堆碎纸,我把它拼合了,只欠翻译。」  信慧拿着金属球到我面前:「在六十七年前有这种科技未免太不可意义了,我觉得这是未来世界的计算机造成,它们想从六十七年前开始创造『未来世界』?」  她所问的问题使我倐然一震,我就着这个问题思考了很久。  林汇朝指金属球从未在未来世界出现过,因此是林汇朝意外散播计算机病毒后才出现的,因此金属球可能可以破坏未来世界的计算机病毒,使计算机回复正常。  亦有可能是未来世界中的计算机为了创造未来世界而铺下的陷阱。  此时信慧拍一拍我肩膀:「这一份合约当年抗日战争时日本与中国签下的认罪书,承认南京大屠杀,结果当然是被日本毁掉!」  信慧放下其中一张:「而另一张是附加条件,要求阿福多旗下的军队永远归降于日本国。」  我道:「我相信阿福多就是琊戳的父亲。」  信慧非常错愕:「琊戳的父亲是汉奸!」  我解释道:「我相信阿福多不是汉奸,只是中了日本人的奸计,被迫背上污点…」  信慧打断我的话头:「等等!昨天整间破庙内的东西已经烧得一乾二净,你说这份合约在那里捡到的?」  我回答道:「阿卡神庙!」  我的回答当然不单是回应信慧的题问。  我整个人倏然一震。我对直通破庙的那条小径十分熟稔,而且附近没有任何一间破庙比阿卡神庙还残破。  破庙简直连天花版也有一半是跌下来的,这样的破庙我一定不会认错,更不会走错。  但破庙的而且确被烧过,但从破庙的外观上并没有被火烧过的痕迹,那有可能一天后会自我复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