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这里叫地府“第五章 红尘”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红尘”

小说:听闻这里叫地府 齐乐娱乐:肆花柒 更新时间:2018-02-10 00:19 字数:6709
  “儿时与君遇,伴君数十载”  “樱花开南城,戏子无家归”  “君生怜爱心,戏子伴家回”  “君常伴戏子,自古情伤人”  “戏伴君许久,情从深处生”  “君戏大喜夜,奴家命黄泉”  “丧后飘虚无,情却在心中”  “红尘戏人心,今生与君逢”  黄昏时分,我扶着朱晴儿回了我家。我这刚一开门就见薛欣手里拿着俩毛绒玩具,光个膀子,胸上挂着俩奶瓶子,在那逗着赤瞳,  他见我回来了,气冲冲的就走到了我面前给我骂了一遍……  嘿!好啊你,你小子现在大忙人啊?早上让我给你做饭,一转眼你人就跑出去了。你说你这个爹咋当的吧!娃都不要了,你知道我哄他有多难吗?哎呦我天,这小崽子太作人了。  我挠了挠头憨憨的傻笑着,这不,这不家里有你吗。嘿嘿,下回不会了别生气别生气。  薛欣咦了一声,看到我身后的朱晴儿了。他瞬间一脸色相的跑到朱晴儿面前,一把握住了朱晴儿的手。  嘿嘿,幸会幸会!美女,我叫薛欣,是这傻子的哥们。以后遇到啥困难找哥啊~  朱晴儿尴尬的点了点头抽回了手。  嘿!你小子还说我,你瞅瞅你穿成啥样,光个膀子露着一身肌肉块给谁看啊?显摆你有是不!还往胸上邦俩奶瓶,穿个大粉裤叉。你不害臊,我都替你害臊呢!你瞅瞅人家都怕你了!说完我一巴掌往薛欣脑袋上抽去。  薛欣哎呦了一声,就跑回房间里换衣服去了。  我对着朱晴儿一笑:“哈哈,你别在意他这人就这样,其实他不坏的,你别看他这样他在美国可还是个警察!叫什么……FB……”  FBI。薛欣一边扣着衬衫一边说道。  哦!对对对,就是那个什么BI,反正不是啥坏人就对了~  朱晴儿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嘴里低声念叨着什么。  FBI……FBI……  薛欣向我摆摆手示意我过去。我对着朱晴儿一笑,你先陪赤瞳玩会吧,我先过去一下。  说完,我就往薛欣那边走去,刚一到他身边他就一把勒住我的脖子,捎带怒容的说:“你傻啊,我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能和外人说我的身份!你虎啊。”  我连忙求饶,大哥你可别,错了错了还不行啊,你先松开。  薛欣松开胳膊又追问到,你小子!早上出去看你急匆匆的,就是去泡个丫蛋儿?还给人家领回家了,我是不是一会还得给你俩腾地方啊?  我和薛欣扭头看着,沙发上朱晴儿和赤瞳在玩闹,朱晴儿笑的花枝乱颤。我看到她笑了,不禁微微松了口气。薛欣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浩啊,这这该不会是孩儿他妈吧?!”  我连忙慌张的解释道。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了!她,她只是朋友,嗯朋友。她家就住在我家对面,邻居,昨天才认识的!  薛欣笑嘻嘻的拍了拍我,哈哈哈,瞅你那一脸的纯情小处男。行了行了,我信我信你了。  晚上,我和薛欣下厨,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我们几个一边吃一边聊着琐事,朱晴儿又难得的露出了一抹微笑。酒过三巡后,我扶着朱晴儿走出了家门,她忽然低下头靠在了我的胸口,支支吾吾的说到:“你要是!下下回在不回我信息。你就死定了哦!知道吗!”说完她脸一下子凑了过来,做了个鬼脸就自己摇摇晃晃的回了家,我见她回去了,我便抱着赤瞳也回屋歇着了,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回想着今天早晨看到的一切,朱晴儿呆滞的目光和那木讷的表情都在我脑海里层层浮现着。  就当我想的出神,一下子白大哥那张惨白的脸刷的一下出现在我眼前,我吓的哎吗的叫了一嗓子,白大哥一下子捂住我的嘴说到:“你小子给我小点声!嘘……”  嗯,好的……白大哥。你找我什么事啊?  哦,对了我是给你送东西的!喏,你的东西。白大哥伸出手一个黑色的盒子出现在手中。  你打开看看吧。  我疑惑的把盒子打开了,里面简简单单的放着三样东西,一本书,一个镯子,一小瓶水?这些都是啥啊白大哥?  一个是教你怎么运阴气教你自保防身的,另一个镯子下面有使用说明一会自己看,至于那个小瓶子里装的是用鵸鵌眼睛和颙的眼睛做成的水,你滴在眼睛上就能看见鬼、妖了。要谨慎使用哦~说完,白大哥就转身走入虚空中。  留下我一个人,傻傻的摆弄着盒子里的东西。我翻开那本书,稀里糊涂的看了起来。看了半天我大概是看懂上面写的都是什么了,这本书讲的就是“五行”利用自身的气来与自然结合形成一种,杀伤力极大的攻击方式,第一页讲的是自身的气,气一般分为五种!金、木、水、火、土,不过也有极少数的人会产生一种特别的气。  这看的我是云里雾里的,我合下书就按那上写的练了起来。  基础,第一步“聚气”,闭上眼睛把自己处于一种放空的状态,慢慢的呼吸,你就会隐约感觉到体内慢慢生出一股能量,不要慌那就是你的气,你尝试把他调入丹田,之后把那股气推向你身体里的各个穴位,加强他的凝聚力。  我带有一丝怀疑的做了起来,闭上眼睛……慢慢的呼吸。一开始什么都没有感觉,就在我刚要放弃的时候,一瞬间好像抓住了什么节奏一样,呼吸变得平稳,呼进去的气好像在小腹部积了起来。周而复始隐隐约约感觉有一股能量在丹田中旋转,有些温热还有一丝的冰凉感。  我睁开眼,一瞬间感觉精神了不少。  第二步“用气”,睁开眼尝试把气聚在手心之后把它推出来。  我弄了半天可是丝毫没弄出什么,我眼睛死死的盯着手心,隐隐约约好像看到手掌里窜起一束火苗。一下子欣喜若狂!我又照着刚刚的感觉做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我依然在反复的做着那个动作,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终于!在第四次的时候手心,刷的一下燃起一团黑色的火焰!那火焰在我手中徐徐燃烧着,黑色的火星儿在天空飘着。我从枕边摸出一根红塔山叼在嘴上,我晃了晃手熄灭了手中的火,慢慢的伸出食指,刷的一下食指上窜出一个小小的火苗。  我把那火递到了烟的下面尝试点着,火焰触碰到烟的一瞬间,反倒没有燃烧!而是把烟头冻上了!  我诧异的把烟拿了下来,看着被冻上的烟头处发呆,可就当我看的出神时,一瞬间烟头上的冰融化了……水因为受到热气蒸发了,烟头处冒出滋滋的声音,我就看那水蒸气下燃烧着一束黑色的火花。  一瞬间我恍然大悟,并不是把烟冻住了,而是!冰把火焰抱住了!可是我转念一想,水火本就不相容更别提冰和火了。  不过我也没多想,坐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玩弄手上的火焰。不知不觉间天亮了……  我抻了抻懒腰却丝毫感不到困意,我侧身下了床,给薛欣留了张纸条就带着赤瞳走了。  走到门口,我摸出兜里的小瓶,犹犹豫豫的把那水滴到了眼睛上。刚开始没什么感觉就和滴上水似的,可我前脚刚迈出门,眼睛就一瞬间剧烈的疼了起来,就和火烧了一样,我捂着眼睛跪到了地上撕心裂肺的嚎叫了起来。  宁静的早晨被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打破了。在沙发上整宿未眠的朱晴儿听到这叫声,穿这个睡衣就跑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我操,什么狗屁药水,疼疼死老子了!”  我在地上打着滚叫喊着,忽然我感觉身上一暖,好像有个人从身后抱住了我。  “谁?啊,是是谁!”  朱晴儿,抱着我抹了把眼泪说到“傻瓜,是我啊!你这是怎么了?”  我勉强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朱晴儿,笑了笑。“没,没事的。就是眼睛有点疼”  过了一会眼睛渐渐的恢复平常,当我睁开眼的瞬间,就见抱着我的朱晴儿吓了一跳。  朱晴儿颤巍巍的说:“你你,你的眼睛……”  就见我的眼睛睁开的瞬间,流出两道长长的血痕。一双“幽青色的眸子”隐隐的闪烁着墨绿色的光……  我看到朱晴儿的反应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我连忙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相机照了起来。就见我满脸的血液,和那墨青色的眼睛,我吓的手机差点摔在了地上。  我对朱晴儿勉强一笑:“呃……没,我没事儿,哈哈……哈”  朱晴儿拍了我一下,气冲冲的瞪了我一眼。  “没事个屁!瞅瞅你现在都啥样了,赶紧和我去医院!”  说完,朱晴儿换了套衣服就拽着我往医院走去。  到了医院,我做了一系列的诊断,又是拍片又是验血的,专家什么的也瞧不出来什么。最后还有个老头子,说我这是青光眼,我也是一脸无奈的听着他瞎叭叭。这一折腾天可就快黑了。我们走出医院后,往家的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朱晴儿的学校……学校里氛围十分诡异,校门口贴着几道乱七八糟的封条,学校里更是静得吓人,风吹进走廊发出呼呼的声音,显得有几分诡异。  一瞬间!我好似看到窗户里隐隐约约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那,那好像是,白大哥!  我扭头看了眼不安的朱晴儿,对她笑了笑说:“嘿嘿,我有点事,一会我给薛欣打电话让他接你回家”  朱晴儿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晚上7点钟,安静的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串手机铃,薛欣揉着眼睛,把电话拿到了耳边。  电话刚一接通就是一连串的哈气声。  “我靠,你小子还睡呢啊?你瞅瞅这都几点了,赶紧起来,一会你来我这把朱晴儿接走,我有点事。好了,位置给你发过去了,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薛欣,傻傻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过了一会,看见路那旁有机车的嗡鸣声,随后看见不远处有一个车灯在那闪着,薛欣把摩托车停在我旁边,熄了火。  “我说,你小子要干嘛啊,早上一声不吭的把我抛弃,去找晴儿玩。这回晚上了,又是找哪个妞啊?”  我瞥了薛欣一眼,“行了行了,你赶紧送朱晴儿回家吧,我晚点回家和你解释,我这真有事!”  说完,我就把朱晴儿推向薛欣的车,朱晴儿他们走后。我抱着赤瞳走进了学校……  黑漆漆的夜里,一个男人抱着个孩子,摇摇晃晃的往那漆黑的教学楼里走去。滴答、滴答,学校的大钟在隐隐作响,那个男人也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滴答……滴答……钟,停了。瞬间,安静充斥着整个校园。  喂~喂~~有~人~吗~白大哥~我晃在走廊,慢悠悠的往学校深处走去。  忽然!一个冰凉凉的手,摸向了我的脖子!我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白大哥你还想吓我,我早就猜到是你了!”  说到这,我忽然发现怀中的赤瞳有些许不对劲了!他死死的盯着我身后,眼睛一下子冒起了红光,开始嗷嗷的低吼着。  看到这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勉强的把头往身后扭去。就看见一个长着猫脸的老太太在向我笑,一瞬间心如死灰。  “完了完了,这不凉了吗,赤瞳!救我!!”  我高声一喊,怀里的赤瞳就从我身上串了出来,浑身冒着火的往我身后扑去。就听身后一身凄厉的鬼叫。  我咳嗽了几声,看向后面的赤瞳。他把那猫脸老太扑倒,用锋利的尖牙在她身上撕咬着,猫脸老太在拼命的挣扎嘶吼着,赤瞳一看它要挣脱了,身上暗红色的火哄的一下又大了许多,这一看赤瞳就像一个被火焰包裹的小孩一样。随着火焰的灼烧,那猫脸老太也一动不动了,赤瞳张开嘴,呲溜一下的把猫脸老太,吃了?!!那动作简直就像吸果冻一样。  吃完,赤瞳摸了摸肚子,一脸满足的又爬到了我的身上。睡了过去,想必也是累了。  我抱着赤瞳往里面走去,中途又遇到个吊死鬼拦在中间,我吓的也是半死!  不行!我我不能太依赖赤瞳了,对,自自己!  我盯着手心,刷的一下燃起了黑白色的火焰,我看着眼前的吊死鬼,轻轻的挥了挥手,一下子吊死鬼的身体燃起了黑白火焰,一冷一热,一瞬间吊死鬼就轰然爆炸。我看着吊死鬼被炸散的瞬间,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快感和喜悦。  人本就这样,一旦尝到点甜头他就会变本加厉,无限的膨胀。  我面对这强大的力量,欣喜若狂,仰头狂笑了起来。  寂静的学校里,一一传出凄惨的鬼叫声,宛若地狱般。黑暗中有一双青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那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欲望。”男人一摇一晃的在黑暗中走了出来,身后的小鬼也嘻嘻哈哈的在后面跟着,那双如狼似虎的眼神正在扫视着逃窜的鬼魂。黑暗里传来一阵一阵诡异的笑声……  就当我杀的过瘾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阵唱戏声,十分熟悉!我和赤瞳朝着那声音走了过去。  天台上一个花裙子的女鬼飘在半空,嘴里嘟嘟囔囔的唱着黄梅戏,我刚推开天台的门,歌声,戛然而止了。  女鬼一动也不动,低着脑袋。  我看到花裙子女鬼,瞬间一股杀心占据了理智,嘻嘻哈哈的朝着女鬼走去,刷的一下双手双臂上,全都燃起了黑白色的火焰,嘴里的牙也慢慢变尖了起来。  “嘿嘿……是你啊~杀了朱晴儿的同学,是你是你是你!!!!啊哈哈哈哈,我我我要杀了你!死吧,死吧,死吧!!”我用力的叫喊着。  双手一握,火焰一下子爆了出来,高高的穿向天空。我两眼一瞪,一个箭步朝女鬼冲去,一瞬间到了它的身后,我一笑双手狠狠的摁在了她的头上,火焰一瞬间从双手间爆射出来。  “阿勒……没,没用?!!”  一阵黑烟后,女鬼丝毫无损的飘在半空,女鬼僵直的扭过头看向我,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身上,我就像枪里的子弹一样,嗖的一下被拍在了地上,一口鲜红的鲜血从口中喷涌出来。  赤瞳看我有危险,身体一下子燃起了火焰像女鬼扑去,可刚到半空就被女鬼一巴掌拍在了墙里晕厥了过去。  我绝望的望着天上的女鬼,这种大喜大悲的心情一瞬间让我接近崩溃。  花裙子女鬼,朝我嗷嗷的叫了起来,那尖叫险些把我的耳膜震碎。我捂着耳朵倒在了地上。  就在我在抬起头的时候,那女鬼已经在我面前诡异的笑着,手里尖尖的匕首在半空中悬着。  “我,要死了吗?真是的,明明刚活过来,却又要死了,”我迷迷糊糊的嘟囔着什么。  就在匕首要刺入我喉咙的瞬间,我好似看到了什么,两个小孩儿,一个戏台,大婚之夜……啊,是那女鬼的记忆吗?  一个小姑娘红着脸问着身前的男孩:“你,你叫什么呢?”  男孩很阳光的笑了笑,我啊叫……  女孩牵着男孩的手,笑嘻嘻的走在草地上。  “少爷,您知道吗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爹娘把我卖给了你。”  “哦?真的吗?那以后你是不是都能和我一起玩了呢?嘿嘿”小男孩红着脸憨憨的笑着。  “当然啊,奴家以后就是少爷您的人了,以后啊我一定都陪着少爷你!”  “那好,我们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如果如果谁变,谁就吞一千根针!”  两个孩子在大宅子中许下了誓言,一转眼,许多年过去了。当年的男孩和女孩如今也变成了顶天里的的汉子和貌美如花的姑娘。  “少爷,您还记得吗?当年我们就是坐在这拉的勾呢~”女人指着院子门口俏皮的说到。  “哈哈,是啊一转眼,你竟真陪了我数十年。”  月光下,女人靠着男人,回忆起以前的事情。  ”雅儿?雅儿?”男人用力的呼唤着女人。  “奴家在,怎么了?少爷,你又做噩梦了吗?”  男人擦了把头上的冷汗,摆摆手便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男人收拾好行李准备去城外散散心。  “雅儿?要一起吗?听说有个地方叫南城那里的樱花十分的美,而且现在正好是春天,走吧陪我去散散心”  女人很开心的就答应了,女人坐进了马车和男人一同去了南城。  几天的奔波后,终于到了南城,她掀起帘子看向窗外。  呈现在眼前的是漫天的樱花在飘着,集市里男男女女嬉笑着。女人嗅了嗅鼻子,一阵樱花的甜香味涌了进来。女人拉着男人跑出了马车,在这里玩了起来。  美丽的樱花,飘在半空中,街上大小的人们都欢笑着,在这欢乐中格格不入的只有一个人,她是个戏子在唱着悲伤的歌曲,那眼神中有着柔弱,悲伤,绝望,女人在台上翩翩起舞,舞是多么的美可她的脸上却全是悲伤。  “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这么悲伤?”男人走上台,一把拉住了台上的女人。  “我?我叫……你就叫我子闻吧。我,并不悲伤啊。”女人强挤出一抹笑容  “还有啊,我是个戏子,是要演出的,你在我台上让我怎么表演?”  男人从台上下来,默默的看着她把整首戏唱完。  “唱完了?这回可以问了吗?”  台上的戏子看着男人,一下子跑入他的怀中哭了起来。:“我我,没父没母,从小就靠卖艺为生,你问我为什么悲伤,好!我现在就告诉你为什么,我恨这其乐融融的世界,我恨我在这世界上没有一处能容纳我。是啊,我是个戏子,注定了一生漂泊,居无定所。其实,我也想有个家啊。”  男人帮戏子赎了身,并把她带回了家。一路上,男人和戏子有说有笑,可是一旁的雅儿却低着头手紧紧地攥着那大花裙子。又过了几天他们到家了,一到家男人就带着戏子收拾房间。  雅儿一个人坐在院子门口,捂着胸口低下头,眼角流出一抹清泪。心,好疼。  又过了几天,戏子和男人的关系越来越近,两人几乎形影不离,男人也很少注意到一旁的雅儿。时间一久,戏子和男人产生“情”要结婚。  雅儿听到他们要结婚的消息,痛苦万分,泪就像雨水一样,哗哗的流着。终于她不哭了,不是不哭了而是眼泪哭干了。雅儿又坐在了院门口,傻笑着,隐隐约约看到了儿时她和少爷玩闹嬉戏的场景。  大婚之日,戏子终于和男人结婚了。雅儿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院门口,雅儿进屋换上了当初男人给她买的花裙子。拿了一条红色的丝绸,走到了院子里,红色的丝绸高高的飘在半空,雅儿死了。穿着她最爱的裙子死了。她吊死在了院门口,死的时候她眼角流出一道血泪。风凄凉的吹着,她也随风摇摆着。  看到着,我一下子睁开了眼!就见眼前的女鬼停住了刺向我的动作。眼里泪水再打转,她看着我一笑。  “终于,终于还是又遇到你了,殷宇浩,我的浩儿,你还是那般模样。”  我叫……殷宇浩,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一个小孩儿说的话瞬间在我脑海里回响。那那是我?!  月光下,女鬼放下了手中的匕首,望着殷宇浩一把抱了过去,轻轻的在他耳边说了三个字……就魂飞魄散了。  赤瞳,一爪子插进了女鬼的身体,一瞬间女鬼化作片片樱花飘散在这夜空中。  白大哥走了出来,拍拍我的头说到。  “有的时候啊,人的执念很可怕,比一些怨鬼都可怕,而爱情也是一种很深的执念。”  “别想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黑夜里一个男人嘶吼了一声。“可恶,为什么,明明差一点他,他就能觉醒了,彻底的醒来,为什么……”  情,是什么?一种执念,还是什么?为情痴为情癫,自古红颜出祸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听闻这里叫地府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