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的故事书第六章:野心家与白痴终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野心家与白痴终

小说:旅行者的故事书 齐乐娱乐:旅行者的步伐 更新时间:2018-02-10 00:11 字数:2634
  水是液态的生命,是构成生命的基础。绿洲牧场逐渐干涸,或许早已配不上这个象征自然的称号。内地人大部分早已离开,因为他们柔弱的皮肤无法适应风沙肆虐的环境。  遗留下的少数内地人也只是想要寻找埋藏在沙子下面的黄金,却不知那早已被第一批内地人偷走。  他们如饥似渴地寻找黄金,我们也如饥似渴地寻找回到过去的途径。我们也尝试过在沙漠边缘种植白杨,但从未成功过,四处只有零星的仙人掌透出一丝凄凉的绿色。  在那之后,风沙侵袭日趋恶劣,遗留下的内地人也开始逐次离开 ,只有我们,这里的原住民毅然决然地坚守在这里。  “也就是在那个凄惨的时候,我的家族发现了让植物在荒凉大漠里生存的办法。”  说到这儿,老板笑了起来,他倒出烟枪里残留的余烬。启动开关将暗格重新封锁,继续说道。这时候,他的眼的奇异光彩里没有鸦片的遮掩,在链的眼中显得如此疯狂。  “用内地人的血灌溉吗……”旅行者轻声喃喃道。“真是一群疯子!”  “聪明人,阿达。这是既能让我们复仇,又能回到从前,一举两得方法。我们将内地人活埋在沙里,再将植物种植在上面,内地人会提供植物所需的一切养分!”  老板癫狂似的叫嚷起来,旅行者这时才明白他为何要吸食鸦片这种明知有害却依旧不放的东西。  “包括你哦,链。”老板猛然平静下来,大笑着说道。和刚才的癫狂同样毫无预兆,也和这暴雨一样。  “他是个病人,链。”旅行者怜悯地看向老板,对着紧咬嘴唇不知在想些什么的链轻声说道。“不要信他。”  “也包括……我?”  链颤抖着抱紧脑袋,他不敢相信镇上的人随时都在讨论着如何把他埋进沙里。他知道镇上的大家讨厌他,即使是照顾他生活起居的伯父堂菲尔也只是装模作样地问候他一句。只有……  “对,在你刚刚到达的时候,天知道我们是有多惊恐!我们甚至都拿起快要生锈的枪支准备迎接随着你到来的政府。不过你们却只是要将这里纳为行省的一部分,真不知道是该惋惜还是庆幸。”  老板唏嘘着摇摇头,他现在又变回了平常的模样,那个嘻嘻哈哈没有正经样子的旅店老板。  只有……惊蛰吗?只有傻乎乎的小子,看他的瞳孔中总是有股奇怪的光:  非怜悯……  非憎恶……  亦非轻蔑……  “你要跑吗?”旅行者问。  “为什么?”老板反问道。  “有人要来抓你了,马上。”  旅行者笃定地说,说着自己开始收拾行囊。老板不屑一顾地撇撇嘴,一口闷下瓶里最后一口酒,直到听到窗外旅行者逐渐远去的脚步声,才扭头对着链略有些醉醺醺地说。  知道为何你没有被埋在白杨树底下吗?  链诚实地摇摇头,他不知道。  那是因为你的伯父拿着枪指着我们的脑袋啊,那时候,就差一个“不”字这镇上就少了几个老人。  老板笑了,掏出枪指着自己的脑袋唏嘘不已地感叹道。  堂菲尔那老家伙,其实挺爱你的……  惊蛰又一次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出乎意料地感觉不到疼痛,不过惊蛰马上反应过来这是男人给的药液的作用,肋骨该断的还是断了。  反正都断了,在多折几根就随他去吧。惊蛰悲愤欲绝地想要站起来,就算被整个塞进马桶里也要狠狠抽男人个大嘴巴子,但被药液麻木的残破身体却显得有心无力。  “喂,大哥!”  “怎么了……小弟……咳咳!”  男人有气无力地喘着气,惊蛰意识到男人的状态不对劲,挣扎着——虽然没有痛觉——扭过头,在他面前一直自诩“无所不能”的男人却跪伏在另一人脚下,腹部不断渗出的鲜血转眼便被暴雨冲刷。  关键是男人的脑袋还被对方屈辱地抓在掌心里。  惊蛰惊愕地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怔怔地傻坐在雨里。男人也注意到惊蛰愕然地目光,嘴角艰难地掀了掀,用和之前一样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  “真是的,小弟……干嘛要四处乱看呢……回头就把你的眼睛先扔进首领的马桶里……”  惊蛰鼻尖忍不住抽了抽,一股辛酸的情感在视网膜里显出模糊的倒影。  “真是的……你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喜欢马桶啊……”  惊蛰看向抓着男人的手的主人,瞬间愣住了。男人也难得地愣了一下,而后咧开嘴没心没肺却无声地笑了笑,但笑的同时脸颊还在痛苦地抽搐着。  他可不喜欢马桶……  “堂菲尔先生,您为何会在这里……链呢!”惊蛰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不过事实就摆在眼前,幻想是欺骗不了眼睛的。  “请称呼我为堂菲尔上尉,我年轻的先生。”  链的伯父——堂菲尔上尉,和之前那副老年垂朽地模样截然相反,身着军服的他更显老练成熟。堂菲尔上尉冷冽的目光淡漠地盯着惊蛰,就像惊蛰曾几时前往那座紫阳花宅邸看望链的时候一样的目光。  “我从来就不喜欢你和链玩耍,我认为你会把他带坏,天知道他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天使!纯洁、天真……和镇上这些臭狗屎简直是云泥之别!”  堂菲尔上尉松开抓着男人脑袋的手,迅速从背后抽出一把和他体型反差巨大的、上了膛的双孔猎枪对准受了伤的男人。惊蛰知道这把猎枪,它曾在沙漠还是绿洲时被用来猎杀老虎之类的猛兽,但现在却荒谬地被指着人!  “‘影子社——为了真正的光明而投身黑暗’?不过是叛乱军自诩的美好罢了。而你,伊莱尔先生,这场梦做的可是舒服?”  “当然……如果你这根老不死的朽木枯萎了的话……咳咳,我会更舒服的!”伊莱尔咧开嘴角,语气中充满嘲讽,就连口中不断溢出的鲜血似乎都在讽刺地嘲笑。  “您爱怎样就怎样,但我可不陪您玩耍。”堂菲尔上尉耸耸肩,食指紧绷,准备扣动扳机。“毕竟我的军衔比您高两级,少尉阁下。”  “是呢,上尉。许久不见您又老啦……”  “那也不看看是哪群混小子在胡乱折腾,算啦,你还有什么遗言吗?给你那叛乱军首领的情书?唔,或许将来我可以考虑把你俩在一块火葬。”  “真是好人呢,上尉。”  “怎么说你也曾是我的学生……”  堂菲尔上尉似乎进入了老年人常有的缅怀过去的时间,这同时是一个很好的可以让人忏悔的机会,不过他挑选的对象并不是太合适。  “您是抓不到她的!上尉,放弃吧,她迟早会将这腐朽的一切埋入地底和沙子舞蹈的……”  伊莱尔在雨中狂笑不止,透过雨幕,对面则是一位老迈上尉的冰冷目光和惊蛰的惊恐呼喊声。也就在这时,伊莱尔停了止了大笑,短短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仿佛被延长了许久。  “遗言,放过那个无辜的孩子吧,他是我从路上捡的小伙计。还有,‘罂粟交易’的一方就是你们怀疑的那家伙。”  伊莱尔轻声说道,在这个时间仿佛被延长的空间里,繁密的雨声被拉成一根根细细的丝线,杂音被完全隔绝在时间外。堂菲尔上尉不为所动,食指逐渐弯曲:  “完了吗?”  砰!  雨,停了。  惊蛰呆呆地看着伊莱尔的尸体,不知道该做什么。上尉早已离开,没有为伊莱尔留下一丝祝福,胸口又开始疼了起来,但并不是因为裂开的肋骨,而是因为一种链曾提到过的情感。  砰!  雨,停了。  链呆滞地注视着老板僵直的尸体,保持着死一般的寂静,直到手枪从老板冰冷的手间滑落,响起清脆的“啪嗒”声。然后,是轻轻响起的敲门声。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旅行者的步伐 说:喜欢的希望可以点下收藏。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旅行者的故事书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