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与恋人第十八章:她对我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八章:她对我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

小说:使徒与恋人 齐乐娱乐:琉璃夏夜 更新时间:2018-02-13 23:05 字数:1983
  白一泽出来后开车去了公司,黎夏给百里尘安打电话,百里尘安接了电话之后说“黎夏!怎么,你醒了!”“啊?我醒了?我很早就行了啊!”黎夏一听,瞬间懵逼说到,可只听百里尘安说了一声“哦!”“学长,你在哪啊?我去找你!”黎夏笑着说,百里尘安说“不用了,我临时有点事,改天吧!”接着百里尘安挂了电话,黎夏忙说“喂!喂!”黎夏拿下手机来抱怨道“我能出来的次数有限啊!嗐~白一泽!咳~我怎么这么倒霉,遇见了你呢!”“阿嚏!阿嚏!”白一泽正开车呢,突然打了两个喷嚏,他晃了晃脑袋说“感冒了吗!”

  寒星辰从床上下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上官瑾权推门而入,端着一碗药汤说“星辰!吃药了!”寒星辰转过身来笑了一下,就走了过去,接过药来喝了,上官瑾权说“星辰,你好点了吗?”“嗯!好多啦!谢谢你!”寒星辰点了一下头,笑着说,“我可以回学校了吗?”寒星辰说,上官瑾权思考了一下说“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了,你的身体还没有稳定!”寒星辰坐在床上说“我没事的,学校里有俊熙,我没事的,有事的话,我就回来!”面对寒星辰的话,上官瑾权考虑了一下说“可是,嗯!好吧!你要注意,不能生气,不能吃辛辣的东西,不能……”“好了!我知道了,你怎么也跟俊熙一样磨叽啊!”接着,他说“我要换衣服了,你先出去吧!”接着上官瑾权走了出来,关上了门,笑着摇了摇头说“呵!跟熠可真像啊!”不料,辰柯熠就在不远的角落里看着他,辰柯熠听见了他的话,眼神移动,眉头一皱,仿佛在想着什么。

  中午,白一泽从公司回来,刚一进来就听见一声“啊~”白一泽冲进去,看见从厨房里拍出来的黑烟,他瞪大了眼从进去,看见黎夏坐在地上,白一泽蹲下扶住她皱着眉说“怎么了!”黎夏看着他说“疼!”白一泽一看黎夏的手指被割了个口子,流着血,白一泽说“你怎么这么笨啊!”“我不是想给你做饭吗!”黎夏皱着眉说,白一泽当然知道黎夏肯定有事求他,可他还是感动了说“走!我带你去医院!”说完白一泽就拉她,只见黎夏说“唉~我,我脚崴了,走不了!”白一泽一下就抱起她朝外走,黎夏被吓蒙了,一直看着他。

  “星辰!你回来了!你没事吧!”“我本来就没事!多管闲事!”

  寒星辰一进教室,白一涵见了便过去说,谁知道,寒星辰看都没看她一眼说,接着寒星辰双手插兜走回座位,坐下,开始看书,白一涵也赶紧回到座位,因为,他们是同桌,白一涵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到桌子上推到寒星辰面前,寒星辰拿起来说“这是什么!”“你不是感冒了吗!这个更管用的!”白一涵笑着说,寒星辰头一歪说“感冒?”“嗯!”寒星辰一动脑想到可能是吴俊熙说的,他便笑着说“哦!谢谢!”白一涵害羞的笑了,也打开书,以看书为目的开始偷瞄寒星辰。

  在医院,给黎夏包扎完之后,白一泽正准备带她回去,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喂!”“先生您好!宋叶熙小姐刚刚从抢救室里出来,我们在他手机里查到最后一个联系人是您,你能过来一下吗!”白一泽听了之后说“好!我马上过去!”接着白一泽朝医院跑去,黎夏不知发生了什么,在他后边说“唉~哎呦!我是病号啊!”接着,黎夏一瘸一拐的追了上去,白一泽打听到宋叶熙在哪个病房,便跑道病房,医生还在,医生见他来了说“请问你是病人的家属吗?”白一泽说“我是!”“哦!那个,病人的情况基本稳定了,你可以放心!”白一泽说“哦!医生!她怎么了!”医生说“你不知道吗?她割腕自杀了!幸好不深,要不然我们也无力回天!你这个男朋友,要称职啊!”“好!谢谢医生啊!”白一泽说,接着医生出去了,白一泽走过去,宋叶熙醒了,看见了白一泽现在床前,便猛地坐起来一把抱住他的腰哭着说“一泽!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这时白一泽抬起手来扶着她的头说“你是不是傻啊!你不要命啦!”这时黎夏正好刚到门口,看到了这一幕,她看到宋叶熙正抱着白一泽,白一泽还扶着她,黎夏的心不禁紧了一下,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在门口听他们的对话。

  “一泽,你可不可以听我解释!我真的和那个男人没关系!真的是医生误诊!”宋叶熙哭着说,“我知道!”白一泽说,“你能不能不要抛下我,不要和那个女人结婚!”宋叶熙说。“她对我来说,不过是陌生人而已!”白一泽说,黎夏听了之后不知为什么心会微痛,她转过身靠在墙上心想“白一泽!我在你心里,真的只是陌生人吗!”接着黎夏就慢悠悠的走了。

  白一泽等宋叶熙睡着了,从病房里出来才意识到,他把黎夏扔在了停车场,他赶紧去停车场,没有看到黎夏,车里也没有,他就打电话给黎夏说“你在哪?”“我回来了!”

  白一泽回来之后,关上拖鞋,脱下外套,进来之后,看见黎夏正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腿,白一泽坐过去说“怎么了?”黎夏摇了摇头,白一泽拉过她的手说“伤口还疼吗!”黎夏把手抽出来,站了起来说“不疼了!”接着黎夏转过身去,一瘸一拐的向楼梯走去,结果,黎夏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白一泽一下扶住她,可结果黎夏一下甩开他,走上楼去,白一泽看着她的背影自言自语“她,这是怎么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使徒与恋人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