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爵之子与卡牌第六章·公爵之子与湿漉漉的女人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公爵之子与湿漉漉的女人

小说:公爵之子与卡牌 齐乐娱乐:道罗斯 更新时间:2018-02-10 11:50 字数:3905
  “快点吃,吃完我们就走了。”辛貉喝了一口汤后,说道。他已经快吃好了。  辛羽夹了一口菜,手掩着。“安排几点到啊?”细嚼,轻咽下后,辛羽才问道。  “下午。”  “看我们这边的时间安排吗?”  说好的饭桌上不谈公事呢……  “爸,要去哪呀?”  “方印湖。到那儿再说。”辛貉知道辛铭想问啥,就先加了一句。  “好。”  用完餐,他们都去做出发前的准备了。辛铭已经在午饭前就准备完了,便和和关獳直接去停车场候着。  父亲、安、千浅惠和母亲,姐姐以及姐姐的卡牌使,艾拉,几乎同时到了。  启程。  两辆改装过法拉利的从辛家本家使了出来。行驶将近一个小时,众人来到了方印山山脚下。方印山不高,和辛家本家的山头差不多,三百多米高,是一座死火山;方印湖在山顶,是火山口堰塞湖。  这里,是一个自然保护区,平日是禁止人们随意进出的,尤其是现在春天,鸟类繁殖的季节。不过,在土地归属书上,这里,这整座方印山,却赫然写着辛貉的名字,这里,历来就是辛家的私地。  将车停在山脚下,虞灵莎知趣地把关獳留下。辛貉带着辛羽和辛铭,还有安、千浅惠、艾拉这三位卡牌使,徒步上山。  关獳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也不好多问。虞灵莎看得出来他的疑惑,便待他们消失在山间密林后,解释道:“这里,是辛家的象牙塔,我们还没有资格进去沾染。”  山上,辛貉让安和千浅惠在前面开路,十二年来,这座山几乎没有人登上来过了,路,已经看不出来了,只能从隐藏在落叶和青苔下的阶梯轮廓隐约找到山上的小径,从而劈开枝丫,开出一条路出来。  “呐,辛羽,辛铭,”辛貉回头拉了一把辛羽,说着,“你们还记得十二年前来这里的情景吗?”  “嗯。”  “大概吧。”辛铭当时才八岁,所以记不太清楚也正常。“那个,今天是约好去方印湖见谁吗?”辛铭隐约记得,当时父亲带着自己的姐姐来这里划船。记得当时,父亲还带着他们去见了一个人,女人。那是辛铭第一次见到有人没有用恭敬的语气同父亲交谈,甚至,反倒是父亲恭敬起来。  “嗯,看来你还记得啊。”  “我不知道。”  “那辛羽呢?”  “嗯,要去见——火,吧。”  “看来你已经有所了解了。是艾拉说的吧。”说着,辛貉看了一眼那个留着蓬松马尾辫的绿瞳女生。她的头发是一种纯粹的天蓝色,却又一小撮刘海呈金黄色。这就是辛羽的卡牌使,金刚鹦鹉,艾拉。艾拉注意到辛貉的目光,再确保她拉上来的辛铭站稳后,便恭敬地微躬一下。  “火?”辛铭知道自己肯定不知道了。  “火可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大姐姐哟!”辛羽调侃着自己的弟弟。  “辛铭。”辛貉继续爬着,却突然站住了。  “爸,怎么了?”  待辛羽和辛铭都跟上来后,辛貉才接着讲道:“你觉得我们五大豪门手里有多少套卡牌?”  “不止五套吧。”  “不错的结论。”  “按您的语气推测罢了。”  辛貉继续往上爬,没有夸奖,毕竟辛铭进行这种简单的推断是他本来就能做到的事。“我们五家人手里,总的来说,准确来说,应该是五套多一点,六套未满。”  配合着自己的呼吸,辛貉继续讲道:“辛家的是天下物,皆是飞禽走兽;白家的是水中物,皆为水中生灵;石家的是地上物,全是藤草花木;曹家的是管窥物,囊括蛛虫蝶蜂;而九方家的是异界物,都为灵鬼怪神。但事实上,”  辛貉看见前面动物安和千浅惠停住了,看来到了,想着下一步该做的事,便停住了说话。他停了约莫半秒,便继续说道,“但事实上,还有第六套卡牌,元素之牌,又称源牌,起源的源。相传,这是最初的一套。”  辛羽和辛铭也继辛貉之后爬到顶了。眼前不再有树丛藤草的遮蔽,豁然开朗。一个近乎圆形的湖泊静静地睡在山顶微微下陷的区域。无风,湖面很安静,能映出天。也由此而闪闪发光,水中的太阳和天上的太阳一起,照得有些晃眼。  “不过,很久很久以前,当我们五家人被这五套牌承认并托付时,这套卡牌早就已经以卡牌使的形式存在了。”说话的同时,辛貉看了一眼安和千浅惠,两人立即明白,从背包里拔出砍刀。  话说一半,话题一转:“你们三个也来帮忙。自己做上湖中心的木筏,是对芙拉尔的尊敬。”  “嗯。”辛铭想着,芙拉尔应该就是父亲和姐姐所说的火的名字了吧。“不对,有名字了?她已经托付给谁了吗?她的使用者如今在哪?”他竟把自己的想法喃喃道出。  “说道哪了?哦,对!”辛貉也抽出砍刀,开始伐木。“虽说这套牌已经全部幻化为卡牌使,但却无法稳定保持出其形态,毕竟他们——额,哪个ta都行吧——并没有托付之人。他们到处行动,却又到处迷失方向,渐渐地,无人知道所有的卡牌到底散落在哪?——嗯,那个地方反过来绑。”先砍下来的粗木正好用来做骨架,便先处理了。  “但是,现在还是有几张牌是知道下落的,沉在方印湖的火,便是其中之一。这是当你当上总家后,就会和其他的总家共享这些牌的位置。”说这话的时候,辛貉并没有看着谁讲,硬要说,是看着自己正在砍的树讲吧。  “据我知道的,这套牌还有八张是知道下落的。说来,光石家,就有三张,剩下的白家,曹家,九方家,则各有一张。”  “那辛家有两张啦!”“辛家还有一张!”姐弟俩抢着说道。  “嗯。”辛貉会心一笑,显然是对两人的反应很满意。  “还有一张是,影。不过,到现在我也还没见过他幻化,按记录,他的幻化是八十一年一循环,大概能维持一年左右。嗯,想想,也就再等个四年吧。”  ……  木筏很快就做好了。  下水。千浅惠负责把舵。  “好了,来说说火吧。”辛貉和辛铭、辛羽围坐在木筏中心,而安和艾拉则和千浅惠一样站着,留意四周的湖面。因为人有点多,木筏只剩薄薄的两三厘米露出水面,坐着的三人屁股和裤腿已经湿了。  “火原本也是已经遗失了的,但在很久以前,当时的辛家总家,老祖先了,也是一位公爵,竟机缘巧合地在方印湖心发现了当时正好幻化为卡牌使的火,并为她取了名,芙拉尔。这里并不是说托付给了那个总家,而是仅仅取了名罢了;但尽管如此,也足以建立起来我们辛家和火的关系。虽说她也会见见其他的五大豪门,但只有我们辛家人,她显得格外亲切。”  渐渐地,木筏也来到湖心了。  辛貉看看手表,四点二十七分。太阳也只是斜向西了些,说落山还早着呢。  “想比影,芙拉尔的幻化周期要短些,十二年一循环,但保持的时间也短,十五六天。每一次,辛家总家总会过来接她,然后,带她去四处逛逛,吃吃人间烟火。还挺顽皮的。据说,这是和当时那位为其命名的总家的约定。”  突然,辛貉提高了音量:“那个,我也介绍完了,该出来了吧,芙拉尔!”  “诶?”辛铭和辛羽被父亲这句话吓到了,开始有些慌乱的看着四周的水面。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七秒、八秒,并没有什么动静。辛貉猜错了?赌神公爵猜错了!?  “唉……”辛貉叹了口气,“芙拉尔,不要玩了好吧,你是火诶,待在水里不太好吧。而且你现在幻化为人,憋不了那么久的,快出来吧。”  说来,辛铭和辛羽也感觉到了,木筏正下方的湖水,温度有些变化。  木筏突然晃动了!辛铭看见了,一团红色从木筏旁的水中冒了出来。红色下,是白皙的肉色。  赌神从来就没赌过,只是根据情报信息,摆出事实罢了。  糟糕!她赤条条着。  “啊!”辛貉突然叫了起来。原来是安一把将辛貉拽了过来,用手遮住了他的眼。想比辛貉,辛铭倒是完整的享受了这个福利。  他,看呆了。  火红色的长发散在水中,因芙拉尔突然的出水探起而溅起了水滴,被阳光一渲染,就像彼岸花的诱惑一样。  额……  说露了也露了,说没露也没露。似乎就只有到锁骨的位置和手脚是如人类的皮肤状,其余部分都是如发色一般的火红色,就像红宝石一样的光泽。  “汝辈,知道我在还不赶紧拿衣裳过来!”一口御姐的声线,成熟女性。  “确实,好丰满的身材。”辛铭的嘴皮没有动,心脏倒是极快地跳动着。  “喂,辛铭!”  “嗯?”辛铭转头,被姐姐等待着的手指戳中了他的脸颊。  “看呆了吧!漂亮吧!很诱惑是吧!”辛羽一脸坏笑地往辛铭身边靠。  辛铭无言以对。“对对对,要是姐姐也来诱惑就更好了。”  “嘿咻。”  “是嘛?”辛羽仍是一脸坏笑,开始揉捏着辛铭的脸,却因为木筏晃动而使重心不稳。  回头一看,原来是芙拉尔爬上了木筏。  “好了没啊!”辛貉抱怨道。  “好了,安,你松手吧。”穿上千浅惠艾拉递上来的衣服。“汝辈,金刚鹦鹉现在的名字是?”  “艾拉。”辛羽说道。  “谢谢啦,艾拉。”艾拉显然没有预料到芙拉尔会这样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嗯。”  “看来你就是艾拉所托付之人了。”芙拉尔满意的笑笑,她不喜欢用“使用者”来称呼那些和卡牌缔结契约的人,在她看来,是卡牌选择了人类。这一想法影响了辛家一代代人,包括辛貉,辛羽。  突然一声,噗滋!就像热熨斗的声音。  还真是……热熨斗……芙拉尔的身上冒出了大量的白雾,瞬间,她的头发和所穿的衣服被烘干了。  穿上白衬衫,总算让人把目光移到她的脸了。别说,这精致的脸颊,说是绝世美人也过分。辛铭这小子,和他父亲当年一样,眼珠子已经定住了。  “小子,这个是?”  “这是我儿子,辛铭。”  “您好。”辛铭呆呆地坐着,点了点头。  “哦?”芙拉尔微微一笑,凭借着只穿着一件白衬衣的身体在木筏上爬向辛铭。  辛铭看见了,她连躯干的部分也染上了肉色。喉咙不自主地吞咽了一下。  “哦吼吼!”芙拉尔贴着辛铭,左手摸着他左胸膛的位置,那里,有放着六十一张卡牌的暗袋,而她的右手,则在辛铭的下巴一撩。这样的姿势让辛铭坐着也重心不稳,双手迅速往后一支:“那个……”  “你很特别哦……”芙拉尔妩媚一笑,一笑倾城。  她和辛铭的脸靠得很近。辛铭都可以感受到她的气息甚至体温。芙拉尔注视着辛铭,直视着他的眼睛,想从中寻找到那般有趣的来源。  突然,她的表情变了,脖子有被勒到的感觉。  “那个,小子求求你老人家别在诱惑我们辛家的男人了,可以吗?”是辛貉,他轻轻拽着芙拉尔的后衣领,试图往后拉,将其与辛铭分开。  “呐,辛貉。”芙拉尔不再叫“小子”了,“你有了不错的后代嘛!”她嘴馋般的舔了舔嘴唇。  “这就是和我们辛家做了约定的火,芙拉尔。”辛貉已经无力吐槽了,只手掩面,叹了叹。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公爵之子与卡牌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齐乐娱乐老虎机